圖輯/抗戰期間,重慶、延安等大後方的人民,都在做什麼?

抗戰時期,大半個中國淪陷,國民政府退守重慶,共產黨在延安、晉察冀等地建立敵後根據地。
大後方的人民在戰亂之中盡量維持著正常生活,他們整軍備戰,保障供給,成為維繫抗戰勝利的力量源泉。

圖中這個小男孩打破存錢的罐子,將所有的積蓄全部捐了出來。

國難當頭,要想在這場擴日持久的戰爭中堅持下來,大量的軍費支撐就必不可少。身處大後方的民眾無論錢多錢少,紛紛慷慨解囊。圖為在捐款箱前,一個男孩在大人的陪同下捐錢。

國民政府在抗戰初期成立了“中國戰時兒童保育會”,到戰爭結束時前後共收容了近3萬名兒童。圖為1944年5月2日,擔任理事長的宋美齡造訪重慶一所保育院離開後,一群兒童敬禮。作為大後方的重慶當時有多達12所保育院。

1938年,晉察冀邊區,兒童團站崗並教路人識字。在特殊時期,想進村的人必須得有路條(一種簡便的通行憑證),否則不讓進。沙飛/CFP

兒童團是中共在廣大抗日根據地建立的組織,擔負著“宣傳抗日”“偵察敵情捉漢奸”“站崗放哨送書信”​​等任務。如今耳熟能詳的《小兵張嘎》《雞毛信》的影視情節就發生在當年的兒童團期間。圖為晉察冀邊區的兩個兒童團成員扛著木頭槍放哨。沙飛/CFP

右邊的中國姑娘在日軍南京屠城中失去了所有親人,她身旁的伙伴已經幾個月沒有收到上海家人的一絲音訊。兩人都在重慶讀書,並加入了戰爭救援者組織。

圖為一群女學生在進行軍訓。一般情況下,她們在部隊中主要做一些輔助性的工作,並不會真正上戰場廝殺。

自1937年起,長達八年的抗戰是對中國軍民身體和意志的雙重考驗。大後方相對安寧的表面,與前線將士的浴血奮戰形成了明顯的反差,但也正是大後方的種種努力,為抗戰的最終勝利提供了堅強的基石。圖為抗戰時期的中國士兵在警戒。

戰場上死傷慘重,大後方的一個重要職責就是不斷訓練新兵,為前線提供作戰力量。在全民皆兵的情況下,婦女也成了生力軍。圖為在一間室內射擊場裡,兩名年輕女子用三角架上的步槍練習瞄準,提高射擊技術。

1939年,延安抗大二分校運動大會上舉行的刺殺比賽。沙飛/CFP

1945年,抗大二分校的八路軍戰士在做單槓表演。沙飛/CFP

1940年,河北省唐縣稻園村兒童團表演大合唱,紀念“四四”兒童節大會。國民政府從1932年起,每年4月4日被定為兒童節。趙烈/CFP

1938年8月,八路軍一一五師戰士劇社青年隊在晉西演出。戰士劇社1930年由紅一軍團政治部成立,紅軍改編為八路軍之後,戰士劇社隸屬於一一五師。CFP

軍營游泳比賽中的冠軍青年。

端午節劃龍舟比賽。

為了保持軍民的抗戰士氣,各種文體活動也必不可少。圖為重慶的中國電影製片廠合唱團舉行歌詠大會。

與此同時,大後方的軍民大力發展生產,為前線提供了各種緊需的物資。圖為晉察冀邊區女幹部紡線織衣。沙飛/CFP

1940年,河北根據地舉行民主大選舉,老大娘在慶祝大會上向當選為阜平縣縣長和邊區第一屆參議員的馬叔乾獻花。劉博芳/CFP

中共中央在大力發展敵後抗日根據地的同時,舉行了大規模的基層民主選舉。圖為晉察冀邊區舉行的一場民主選舉,牆上寫著“以戰鬥的姿態完成村選工作”,當選的代表則被一群孩子高高舉起。李途/CFP

重慶雖然身處大後方,但仍會受到日軍不定時的戰略轟炸,在校學生也不得不接受各種應急培訓。圖為學生們在練習穿戴防毒面具。

圖為軍營中的女子在做早操訓練。照片提供:紀錄片《大後方》

本文來源:騰訊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