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張罕見圖揭秘,當年的中共大人物們,都在「夏都」北戴河幹嘛?

北戴河在中國政治語境中的地位,鮮有「避暑勝地」能及。

新中國的許多重大決策,比如大煉鋼鐵、炮轟金門、嚴打,都在此出台。

除了文革期間的中斷,北戴河的「夏都」地位保持了前後近30年。

曾經北戴河的夏天,主管人們一邊辦公,一邊避暑,留下很多紅色回憶。

圖為1903年明信片上的北戴河,隱約可見些許別墅。
北戴河本來默默無聞,它的成名得益於清末北京的那些熱愛旅遊的西方使節們。
1898年,清政府正式將北戴河辟為旅遊避暑區,「準中外人士雜居」。此後,中外人士在此興別墅、修浴場,漸漸地,北戴河便馳名中外。

圖為西方女士騎毛驢,從北戴河回通州。
北戴河是中國最早的旅遊地,至少創造了三個第一:第一個官方經營的外國使節避暑區、中國第一條旅遊專線鐵路和第一條旅遊航空專線。
但是,在1917年以前,這些交通工具都是沒有的。怎麼辦,沒關係,那時有毛驢。

圖為1924年,張學良(右四)、朱啟鈐(右三)、黎元洪(右一)等人在章家樓。
1918年,為避免北戴河淪為外國人「租界」,民國知名人士朱啟鈐發起成立公益會,組織名流捐款,修路建橋,建立醫院學校。當時,能來北戴河旅遊的非富即貴。

圖為1954年8月,北戴河海濱休養所和療養院內的人們。
1948年,北戴河解放,此時北戴河擁有別墅700多所。1953年夏天,中共中央一個考察小組在考察了大連、青島等地之後,確定在北戴河實行避暑和辦公制度。
1954年夏天,中央第一次集體到北戴河辦公,北戴河「紅色」時代開啟。

圖為1958年8月,中共中央在北戴河舉行擴大會議,通過了「關於在農村建立人民公社問題的決議」。也是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做出了「炮打金門」的決策。
人們通常把中共中央夏季在北戴河開的會稱為「北戴河會議」,北戴河也因此有了另一個具有政治色彩的名字:夏都。

1960年7月5日至8月10日,中共中央北戴河召開工作會議,討論國民經濟的調整問題。
此前,經過三年大躍進,中國的國民經濟出現嚴重問題。另外這次會議期間,蘇聯政府單方面決定召回蘇聯專家。主席台上坐著的都是熟悉的面孔,毛澤東開會時穿著睡衣。

圖為1951年,宋慶齡在北戴河同志願軍戰士交談。
北戴河成為中直機關療養院的日子,比它成為「夏都」的時間更早。1949年4月,中組部在此接收和購買了100多棟別墅,組建了療養院。
1952年,療養院改名為中直機關療養院,中直機關的幹部每年都有一周假期來此休養。

圖為1955年,朱德與外孫劉建在北戴河海濱。
第一個來到北戴河的中央主管人是朱德,那是1949年6月,解放軍剛剛解放青島。
朱德因身體原因到此休養,此後直到逝世的前一年,他幾乎每年都會來北戴河。他甚至想百年之後長眠在北戴河的聯峰山上。

圖為1954年,毛澤東和女兒李納、李敏、侄子毛遠新在北戴河浴場。
毛澤東是1954年才第一次來到北戴河的,住在張學良曾經住過的「章家樓」裡。喜歡搏擊風浪的他常常帶著女兒侄子們一起遊泳。這年夏天,他寫下了著名的《浪淘沙·北戴河》。

圖為1954年夏,劉少奇、王光美同子女在北戴河遊泳。
那個時候的夏季,中辦的北戴河管理處,通常要從國家遊泳隊請幾位女運動員,專門負責教在此避暑的首長和孩子們遊泳。
劉少奇一家也是北戴河的常客。劉的子女有的在外地工作,每年的北戴河休假,是他們全家大團圓的時候。

圖為1954年,周恩來和毛澤東在北戴河海邊交談。呂厚民/CFP
北戴河是體弱多病的鄧穎超經常選擇的避暑地。周鄧二人伉儷情深,盡人皆知。
1958年夏天,周恩來處理國事不能按相約的時間趕到北戴河,鄧穎超就每天給周恩來打電話,有一次打電話時還唱了幾句「敖包相會」。

圖為1955年8月,彭真與夫人張潔清在北戴河海濱。
主管人的夫人們在北戴河也算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圖為1958年6月,胡志明在北戴河與工作人員在一起。
一些外國主管人也是北戴河的常客。比如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不但常到北戴河度假,還陪毛澤東遊泳。

1965年,曾經擔任過民國副總統的李宗仁回國定居,也到北戴河一遊。
8月21日,李宗仁(面對鏡頭,右二)和夫人郭德潔(面對鏡頭,右三),以及李宗仁的秘書程思遠夫婦,在北戴河海濱。這是北戴河海濱在「文革」開始前的最後一個夏天。攝影:吳元柳

圖為1971年9月2日,陳毅與聶榮臻在北戴河見面。
中共中央自1954年建立的北戴河暑期辦公制度,一直持續到1965年夏天。1965年以後,毛澤東出於政治上的考慮,不再到北戴河辦公。文革期間,只有很少的主管人到北戴河避暑。

圖為1988年夏天,84歲的鄧小平在北戴河遊泳。攝影:劉建國
1984年夏天,中央恢復北戴河暑期辦公制度。當年暑期,鄧小平、李先念、彭真等大批中央主管人進駐北戴河。
事實上,前一年的夏天,鄧小平就到北戴河休養,並在此提出了「嚴打」的主張。

圖為鄧小平接見部分中年科學技術工作者。攝影:李治元
幾乎每次黨代會之前的醞釀會議都是在北戴河舉行,中外媒體對此都十分關注。1987年夏天,中央首次邀請全國科技界14位專家及家屬到北戴河休假。

圖為1984年夏天,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在北戴河宴請朝鮮總理薑成山及其隨行人員。攝影:胥志成
中央主管人們在北戴河,除了開會、制定重大決策、享受天倫之樂、遊泳、吹海風、下棋、打牌……還有一項工作:接待外賓。

圖為1982年夏天,遊客在北戴河邊吃海蟹。
北戴河中央辦公地是什麼時候開始向普通人開放的?這要回到1979年的春天。當年2月,鄧小平批示:北戴河休養區撥給旅遊部門接待外賓使用,他希望通過旅遊業掙外匯。

從此,除了毛澤東的95號樓,其他的別墅全部開放。

圖為1979年夏天,北戴河海邊的泳裝姑娘們。攝影:孫振
北戴河休養區療養機構向普通遊客開放,一般是一半提供機關單位的人休養,一半用於接待遊客。一些老人回憶,八九十年代,很容易在北戴河見到主管人,有的遊客還要求與鄧小平合影。

中共中央北戴河暑期辦公制度終止於2003年,但主管人們仍到此休假、開會。據官媒說,北戴河今夏無會,曾經「紅色」的夏都正在逐漸褪去政治色彩。
越來越多的各行業專家來此休假,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到此旅遊。北戴河的夏天,熱鬧一如既往。這是1981年的北戴河海濱浴場。攝影:武清月

新浪圖片出品
本期責任監制 張承磊
編輯 馬俊巖 石洋

閱讀原文

微信號:xinlang-xinwen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