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定情信物都是怎樣的?如今看來都是又貴又有學問的!

明 白玉同心結

《詩源》裡說文胄與鄰婦薑氏相愛,並送薑氏一枚百煉水晶針為信物,薑氏啟履箱,取連理線,貫雙針,織同心結回贈文胄。素縷表示純潔,而針諧音同貞。 

將那絲絲縷縷的錦帶編成連環回文式的同心結來贈與對方,綿綿思戀與萬千情愫也都蘊含其中。梁武帝蕭衍詩有「腰間雙綺帶,夢為同心結」。

宋代林逋有「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的詞。 言為心聲,所謂「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結」這個漢字就象是一張「不舍心懷、情用牢結」的網,卻網不盡天下癡兒女故事的萬一,目睹神傷。


清 沉香木花魚紋團扇

越國大夫范蠡到諸暨城南苧蘿山尋覓賢良,卻與赤足浣紗的西施一見鍾情,而且定下了百年好合的誓約。心靈手巧的西施便用麥草編成扇,將自己的容貌用彩絲繡於扇芯,送予范郎。

古人在以詩詞表達自己心聲時,也不忘用團扇作指代,借物喻人、托物言志。西漢時期的團扇,因為它潔如明月,蘊涵著團圓、歡聚之意,很容易就被女性細膩、溫婉、浪漫的性情發現和選擇,將它視為純潔愛情的象徵。

清乾隆 掐絲琺瑯嵌白玉三鑲如意

古代宮廷裡的不少地方都會擺放如意,以供帝後玩賞。除此之外,如意還作為一種信物,在皇帝選後妃時,皇帝執如意,授予看中的女子。如意在宮中還是一種高貴的禮品。每逢皇帝即位、帝後生日等喜慶之日,王公大臣都要向帝後敬獻如意。

明清 梅花四連環戒指

用戒指定情的習俗在大陸由來已久,南朝劉敬叔《異苑》中記載沛郡人秦樹在塚墓中與一女子婚合,臨別時,「女泣曰:與君一睹,後面無期,以指環一雙贈之,結置衣帶,相送出門」,會面安可期, 見指環如見其人,指環之重躍然詩裡。

古代未婚女子均不戴戒指,因為戒指是定親或定情信物,所以這個最小的信物在女子心中的分量卻是最重的,到今天也是如此。伸出手讓對面的人為自己戴上,而後,或者幸福的戴一輩子,或者早晚有一天對著它哭到心碎。

《太平廣記》裡說書生李章武與華州王氏子婦相愛,臨別時王氏子婦贈李章武白玉指環,並贈詩曰:「捻指環相思,見環重相憶。願君永持玩,循環無終極」。後來李章武再去華州,王氏子婦已憂思而死,二人遂神會於王氏宅中。

清 乾隆沉香獅子

從劉向贈沉香定名之情節來看沉香的歷史淵源,人們很早就已將沉香視為珍貴之物。

到了明清,宮廷王室崇尚用沉香制成的筆筒、木瓶、觥杯等工藝精細的擺件,特別是小巧玲瓏的雕件,捏在手上可以把玩,掛在身上可散香味,這種藝術品特別時尚。

如鴛鴦暖手既可用於貴婦閨秀,又可用作夫婦、戀人之間愛情的信物。許多皇帝與沉香還有一些小故事:乾隆沉香獅子喻意吉祥浪漫,背後還有一段乾隆皇帝的浪漫故事——據說這件國寶和有著傳奇身世的香妃有關。

香妃來到中原後一直茶飯不思,悶悶不樂,直到看到集市上的舞獅表演,才嫣然一笑。香妃的一顰一笑被暗中觀察的乾隆看在心裡,據說從此以後乾隆對獅子便情有獨鐘了,後宮中的許多擺件飾品都有獅子的影子可尋。

宋 磁州窯紅綠釉粉盒

粉盒,乃古代女子存放脂粉的化妝盒,是婦女閨房中不可或缺的日常用品。中國婦女使用妝粉至少始於戰國時期,唐宋時已非常流行。

古代和妝粉配套的主要化妝品是胭脂。為方便婦女梳妝打扮,盛放化妝用的粉盒便應運而生。化妝成為古代女性生活方式的重要構成要素之一,粉盒也成為古代婦女裝點美麗的必需品。

粉盒除了具有梳妝打扮的使用功能,還是古代才子佳人的定情信物、合巹的見證和令人賞心悅目的藝術品。

明 金耳墜

大陸女性從很早以前就開始用各種耳飾打扮自己了。最早的記錄見於《山海經》「青宜之山宜女, 其神小腰白齒,穿耳以鎼」,《三國志》中諸葛恪說:「穿耳貫珠,蓋古尚也。」可知穿耳從三代時起至今不衰的時尚。

耳飾又分為耳丁、耳璫、耳環、耳墜等樣式。清初李笠翁在他的《閒情偶記.生容》裡將耳飾裡小巧簡潔的耳環稱為「丁香」,將繁復華麗的耳墜稱為「絡索」。他說女子「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可見耳環在古人審美觀念中有很重要的地位。

唐代張籍《節婦吟》「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中的「明珠」指代的就是耳環。是否也因為這首詩讓人覺得以耳環為信物透著悲情?

清 藍地彩繡荷包

荷包是中國漢族傳統服飾中,人們所隨身佩帶的一種裝零星物品的小包。荷包的造型有圓形、橢圓形、方形、長方形,也有桃形、如意形、石榴形等;荷包的圖案有繁有簡,花卉、鳥、獸、草蟲、山水、人物以及吉祥語、詩詞文字都有,裝飾意味很濃。荷包上繡鴛鴦常用作定情之物,妻子送給丈夫佩戴,以示夫妻恩愛、永不分離的意思。荷包上繡鴛鴦常用作定情之物,妻子送給丈夫佩戴,以示夫妻恩愛、永不分離的意思。

清 雪青地人物紋女裙

古代的絹稱為紈素,而裙是從「裳」演變而來。古時布帛門幅狹窄,一條裙子通常由多幅布帛拼制而成,因有「裙」的名稱。古代「裙、群」二字同源,漢劉熙《釋名•釋衣服》:裙,群也,連接群幅也。漢辛延年《羽林郎》詩:「長裙連理帶,廣袖合歡襦。」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關於裙子的情愫最讓人感慨的莫過於武則天這首《如意曲》,這詩是她為誰寫下的呢?一樣騫累於千丈紅塵和茫茫人海,人世間的女子哪怕豪氣幹雲如武則天看到月光下的桂樹,仍舊沒逃過夜夜綿長的思念……

明 「尚官局」款金釧

「何以致拳拳?綰臂雙金環」「綰臂雙金環」指臂釧,又稱纏臂金,這是一種大陸古代女性的纏繞於臂的裝飾,是用金銀帶條盤繞成螺旋圈狀,所盤圈數多少不等,一般三至八圈,也有多到十二三圈的。纏臂金的奧妙在於戴上之後無論從什麼角度看,所見都為數道圓環,而相互不關聯,宛如佩戴著幾個手鐲般美麗。

明 龍鳳紋玉佩

古人愛玉,有「君子無故,玉不去身」的古語。《古詩箋》中釋說:「以玉綴纓,向恩情之結。」「羅纓」是古代女子出嫁時系於腰間的彩色絲帶,以示人有所屬。使「結縭」成為古時成婚的代稱。《詩經》中:「親結其縭,九十其儀」,描述女兒出嫁時 ,母親一面殷殷地叮囑女兒些私語,一面戀戀不舍地與其束結羅纓。

元代 銀鎏金橋形對釵

釵為珠翠和金銀合制成花朵或其他造型的發鈿, 連綴著固定發髻的雙股或多股長針,使用時安插在雙鬢。《續漢書》中說:貴人助蠶,戴玳瑁釵。據《華陽國志》記載:涪陵山有大龜,其甲可卜,其緣可作釵,世號靈釵。可見古人尤其看重玳瑁制成的釵。

釵不僅是一種飾物,它還是一種寄情的表物。古代戀人或夫妻之間有一種贈別的習俗:女子將頭上的釵一分為二,一半贈給對方,一半自留,待到他日重見再合在一起。

辛棄疾詞《祝英台近.晚春》中的「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即在表述這種離情,納蘭性德詞中「寶釵攏各兩分心,定緣何事濕蘭襟」也飽含與自己所愛分離的痛楚。

清 金縲絲點翠嵌紅寶石龍鳳呈祥大金簪

搔頭是簪的別稱, 據《西京雜記》記載:漢武帝寵愛李夫人,有一次取下李夫人的玉簪搔頭,搔頭之名由此而來。

古時規定罪犯不許戴簪,就是後妃有過錯也要退簪,因為簪還象征著尊嚴。周宣王的薑後有一段「退簪勸政」的佳話:說的是周宣王一度沉溺安逸,荒疏了國政,明曉大義的薑後為了規勸丈夫勤政,就退去了發簪和耳墜長跪於永巷,表示自己有罪,周宣王知道王后的心意後感到羞愧,於是開始勵精圖治,開創了周王室的中興局面。

《鼓吹曲詞.有所思》中寫一個女子為遠方的情人準備了一支玳瑁簪子,她用心地修飾這支簪子,加上雙珠還覺不足,再加上玉飾,如此珍重,自是出於一往情深。卻不料「聞君有他心」,於是她把那簪子 「拉雜催燒之、當風揚其灰。從今以往,勿復相思,相思與君絕。」何苦這樣做呢?還是從心頭難以割捨的那份情意吧。

清 白地套紅料龍紋手鐲

手鐲在古代有很多的稱謂, 「跳脫」就是其中一種,宋計有功所著《唐詩紀事》中有個故事,唐文宗有一天考問群臣:「古詩裡有‘輕衫襯跳脫’句,你們有誰知道「跳脫」是什麼東西?」大家都答不上來。文宗告訴他們:「跳脫即今之腕釧也。」 

古代的文學作品中,常見女子以手鐲相贈戀人的情節。梁陶弘景在《真浩》中記述了仙女萼綠華曾贈羊權金和玉的跳脫。蒲松齡《聊齋志異.白於玉》中寫書生吳生偶入仙境與一個紫衣仙女歡好,臨別時,仙女把自己所戴金腕釧送給吳生留念。

清 象牙雕花卉紋梳子

玉梳當贈美人。元代詩人姚燧曾填過這樣一曲詞牌,名曰《虞美人·玉梳贈內子》:「新妝又得水蒼梳。人道秋風何物不瓊踞。」這曲詞牌若論藝術性自然比不上柳永秦少遊的婉轉細膩,但卻明白如話,從贈送妻子玉梳言明其功用與苦心,平實無華,天然無飾,卻也賺足了顏色。接髮同心,以梳為禮。

大陸古時候,送梳子有私訂終身,欲與你白頭偕老的意思。送梳子代表一輩子都要糾纏到老,有結發、私訂終身的意思。古代的女子出嫁前有家人為其梳頭的習俗,所謂「一梳梳到底,二梳白髮齊眉,三梳子孫滿堂」,既包含了家人的美好祝願,也有愛意的傳遞。因此,不少地方有了七夕送梳子的習俗。

本文來源於古玩圈訂閱號(官方合作平台)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華夏收藏網以提高收藏水平,引導理性投資為宗旨,為廣大藏友提供鑒藏知識,行業內幕,美品欣賞等諸多內容,在收藏行業,閱讀量和粉絲總數均排名第一

微信號:cangcom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