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多個城市都改過名字,原本很有歷史的名字改掉之後,都後悔了…….

廣陵→揚州
雖然揚州也不差,但廣陵就是更酷炫有木有!一曲廣陵天下知啊!

姑蘇→蘇州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這些詩詞都是明證!雖然蘇州也有個蘇字,但是遠遠沒有姑蘇來的內涵深沉啊!

徽州→黃山(安徽)
為了旅遊徽州犧牲太大,“一生癡絕處,無夢到徽州”一下子人生癡絕處就從一座城變成了一座山……

長安→西安
長安,多美的名字!絲綢之路的起點,“買花載酒入長安”…..多少人的長安夢是從這個名字延伸出去的?好吧,現在改成了西安,原諒我,只想到了西安肉夾饃!

廬州→合肥(安徽)
曾經詩詞裡煙霧飄渺的廬州,一下就變成了胖胖組合——合肥。整個人都不好了好嗎?

崇安→武夷山
你去找徽州哭一會兒吧……

蘭陵→棗莊
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整個畫風都不一樣了好麼….“棗莊美酒夜光杯”“棗莊笑笑生”,就連英俊的蘭陵王以後也要叫棗莊王了,“棗莊王入陣曲”,你們感受下!

宣武區、崇文區→西城區、東城區
北京的兩個區,如今是“不宣武,不崇文,只剩東西。”

汝南→駐馬店(河南)
一開始,多麼有歷史底蘊,多麼高雅文藝,一下變成了駐馬店。整個畫風都不對了好嗎。感覺就特麼像由一個古典美女瞬間變成了殺馬特!

九原→包頭(內蒙古)
這氣質差得不是一星半點。一下從廣闊無垠的草原穿越到了路邊燒烤攤。

月港→漳州
月港真的是給人一種詩意靜謐的趕腳,而漳州真的給人一種盛產樟腦丸即視感!

常山→石家莊(河北)
常山趙子龍!
大家來想像一個畫面:
——大家好,我是石家莊趙子龍。

同時,瑯琊——臨沂(諸葛亮的故鄉);九原——包頭(呂布的故鄉);常山——石家莊(趙雲的故鄉);幽州——保定(張飛的故鄉)……
辣麼,上述幾人見面之後,腦補一下:
“大家好,我是包頭的呂布。”
“大家好,我是石家莊的趙雲。”
“大家好,我是保定的張飛。”
“大家好,我是臨沂的諸葛亮。”
“大家好,我是駐馬店的袁紹……”
……
對不起,我實在寫不下去了……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