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曝光:當年日本開戰前,對中國山川保壘的軍事空拍。

自從甲午戰爭開始,日本人就開始對中國進行攝影考察,以圖占領整個中國。

他們不僅在地面上拍攝,還飛到空中進行航拍。

作為日本陸軍的「眼睛」,「獨飛七」這次來華照相偵察,正是為之後的戰爭做好情報方面的準備而來。這些照片幾乎從未發表過。(本圖輯由新浪網獨家揭密。文:高卓)

  1928年5月,日本陸軍航空兵獨立飛行第七中隊(下文簡稱「獨飛七」)從日本本土出發,從北韓半島一路轉場飛行,進入中國後先後在大連和山海關經停加油,最後飛到目的地天津。他們先對東北和華北地區進行偵察,之後轉場山東,對濟南青島一帶的重要目標進行偵察。

  「獨飛七」的照相偵察一直持續到第二年4月。這張「獨飛七」的勤務區分表完整表達了這個飛行部隊的編制情況,明確說明了機組中的飛行員和偵察員情況,以及飛行機班(機務人員)的情況,就連配屬的高射機槍班,通信班等單位每一個士兵的名字都登記在此。

  這次拍攝的一個重要背景,是發生在1928年5月3日的濟南慘案。這次事件使得中日關係日益惡化,暴露了殘暴本性的日本對華態度更加強硬,埋下了後來全面侵華作戰的種子。圖為日本設在山東濰坊的坊子兵營。

  「獨飛七」拍攝的這組照片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拍攝中國軍隊在日軍認為的重要地點布防情況的圖片,這屬於戰役戰術層級的偵察;一類是針對中國境內交通樞紐,物資集散地等規模情況的偵察,已經有了戰略級別的意味,這兩類照片對日軍決策層都有著重要意義。圖為山東張店車站。

  獨飛七圍繞古北口附近拍攝了多張圖片,說明日軍對這一地區的防禦頗為關注,偵察機進行了多機位拍攝。

  古北口後來成為了長城抗戰的重要戰場。

  在密雲附近地勢較為平坦的南省莊拍攝的這張照片中有一道明顯是人工築成的「城牆」,這是在當時的中國還頗為少見的俗稱為「龍牙」的水泥反坦克障礙。雖然不能擊毀坦克,但它們可以讓坦克卡死在上面,阻礙其前進,這樣能為防守方贏得更多的時間,在二戰中這種做法非常流行。

  對於當時還比較窮困落後的中國軍隊來說,能夠在1928年就部署這樣的反坦克陣地已屬不易,也說明當時中國也意識到了日本全面侵華並大規模使用裝甲機械化部隊的可能性。圖為中國軍隊在南省莊的陣地。

  「獨飛七」對南省莊這個規模頗為浩大的防禦陣地很感興趣,拍攝了多張照片。圖為南省莊附近中國軍隊設置的戰車障礙。

  但即使是堅固如馬其諾防線,如果戰法僵化也難以真正發揮作用,對於實力很弱小的中國軍隊更是如此。而就是南省莊這種也屬少數,更多無險可守地帶的防禦只能是在平原上挖出多條相互平行、之間有交通壕相互勾連的戰壕而已,生存力並不高。圖中的北京順義板橋村防禦陣地就是一例。

  擁有一定地利優勢的陣地更受日本人關注,圍繞長城一線的新開嶺附近陣地「獨飛七」拍攝了多組圖片並做了標註,可見其周邊山勢險峻易守難攻。圖為新開嶺附近中國軍隊陣地。

  長城抗戰中新開嶺戰鬥也確實給日本人造成了接近500人的傷亡,即使是更著名的喜峰口和古北口戰鬥都沒有造成這麼多傷亡。圖為新開嶺附近中國軍隊陣地。

  這張對長城北側興隆縣(今屬河北省承德市)的照片中更是能夠發現,早在日軍發動全面進攻之前,這個縣城內就駐紮有一個大隊的日軍,占據著兵力優勢;並對縣城內國民黨軍隊的布防做了標註,敵我態勢一目了然,由此1933年4月興隆縣幾乎毫無抵抗就陷落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是一張天津日本租界的全景圖。圖中不僅標出日軍軍營位置,還明確標註出了1925年2月被趕出紫禁城寓居天津的末代皇帝溥儀的住所。想想幾年後日軍占領東北時迅速將溥儀接過去建立偽滿洲國,一切也許早就在盤算之中。

  「獨飛七」的飛機區區十幾架而已,雖然飛行人員要比飛機多些,但由於飛行強度很大,因而因飛行人員疲勞加上天氣原因,飛行事故發生也在所難免,圖為行將結束在華偵察之時,一架乙式一型偵察機在著陸時墜毀。

  日本此時已經是一個工業國,能夠快速補充損失,一兩架相對廉價的單發偵察機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圖為多架乙式一型偵察機被拆成幾個大件之後放在包裝箱裡,被從日本本土開來的貨船運抵天津塘沽港,然後運到天津機場「獨飛七」駐地之後再行組裝。

  1928年6月,皇姑屯事件爆發,「東北王」張作霖遇難。「獨飛七」迅速投入了對東北地區的偵察。東北地區是中國城市化最早的地區之一,因此在「獨飛七」對東北的拍攝中經常能看到較大規模的城市,圖中為日本紀念其在日俄戰爭中被打死的官兵的奉天忠靈塔。

  日軍不僅僅對東北軍的駐防情況十分關心,對東北的鐵路樞紐情況同樣頗為關注。這是一張從低空拍攝的瀋陽火車站圖片。

  圖為錦州北大營圖片。

  這是長春火車站的圖片。雖然很多都是由日本人建設的,但是在張學良東北易幟之後,日本人也必須對可能的變化多做提防。

  「獨飛七」轉場山東方向之後,偵察重點同樣是交通樞紐。作為山東省最大的港口,青島港自然是日本重點偵察的目標,其吞吐能力關係到日軍進攻山東時能夠投送多少兵力的問題,對侵略華北至關重要。

這座德式風格明顯的青島火車站也是「獨飛七」關注的重點,圖中南側為客運站,北側為貨運站。德國人占領青島期間,對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下了不少本錢,日本人「接手」之後自然也不會白白浪費,省內一流的交通條件使得青島的戰略價值大增。

競馬場看似是一個純娛樂性質的場所,但由於場地空間大而平整,加上有良好的馬匹保障條件,而且交通便利,非常適合日軍騎兵部隊屯集休整。而且青島競馬場在德國占領時期還曾作為機場使用,這就進一步增加了這塊遠東聞名的競馬場的戰略價值,「獨飛七」自然不會放過。

  這座旭兵營最早也是德軍建設的,一戰時日軍占領青島後改為此名,此時日本占領軍暫時撤走,軍營舊址被用作膠澳中學(今天的青島一中)的校舍。1938年1月青島再度被日軍侵占後,校舍又變成了軍營。

  對青島附近的一切可能影響其侵略戰爭的軍事設施,比如這幅圖中德國人留下的炮台,獨飛七更是要低空掠過重點拍攝,觀察是否被中國軍隊改造過。

重點拍攝軍事設施,為的是戰爭爆發時,日本統帥部要計算這些堅固工事在日軍火力下的生存時間。圖為德國人留下的青島中央堡壘。

由於濟南有著日軍第三師團等部隊的駐紮,從軍事角度上說,如何占領濟南幾乎是一個偽命題——日軍本來就在那裡。圖為濟南全景。

  「獨飛七」對濟南的拍攝多為高空廣角鏡頭拍攝,圖為日本駐紮在濟南的第三師團司令部。

  「獨飛七」只是對火車站這類決定兵力輸送能力的地點,以及駐紮濟南的其他日軍部隊進行了低空拍攝。圖為濟南火車站。

  濟南張家莊飛行隊兵舍。

  這是濟南市北郊的新城兵工廠,濟南慘案時廠內設備及所存槍炮彈藥均被日軍搶走,元氣大傷,此時稱得上是百廢待興,廠內的煙囪死一般的寂靜。

  這張描述濟南慘案後所謂「第三師團各部隊功績調查委員會」的圖片雖然並非航拍,但正巧拍攝於「獨飛七」結束這一階段偵察,即將暫時返回本土之前。從這些日本軍官臉上只是微微得意的表情不難看出,區區一個濟南的「功績」對他們的胃口來說只是開胃小菜。他們,還會再來。

  結束這次拍攝後兩年,「獨飛七」再次被派到中國的土地上,這一次它們是來到東北為真正的侵略戰爭做準備。”九一八”事變後第三天,「獨飛七」所屬一架偵察機在對撫順附近的東北軍部隊的偵察飛行中,被東北軍將士的機槍火力擊中迫降後報廢。侵略者,本該如此下場。  

本圖輯由新浪網獨家揭密。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