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帝王的後宮秘辛:皇帝們的性愛日記

其實,不少男人都有紀錄自己隱私的習慣,記「性愛日記」可能是中國男人性消費文化的一部分吧。

中國最好色的男人,大概要算皇帝了。

皇帝不僅最好色,記「性愛日記」也是出色的。

某夜幸哪個妃子,幸了多長時間,幸了幾次,都會有詳細的紀錄。

與普通人不同的是,這個「性愛日記」不需要皇帝自己動筆,他只管發揮床上功夫就行了,會有太監在一邊看著,幫他記。

皇帝「性愛日記」是大內秘檔,由專門的太監保管,絕對不會像明星的艷照門那樣,讓人把皇帝隱私傳出去的。

記「性愛日記」最講究的,大概要算清朝皇帝。

據梁溪坐觀老人著《清代野記》「敬事房太監之職務」條,清朝的皇帝有專門給他心情「性愛日記」的太監,這就是「敬事房太監」———「敬事房太監者,專司皇帝交媾之事者也。」

皇帝「性愛日記」紀錄時要看對象。

若是皇帝和皇后「辦事」,太監不能多問,只管紀錄,除了記明年、月、日外,連幾點做的,都要寫清楚。

如果皇帝和妃子做,情況則有不同。決定夜裡與哪個妃子做,時間一般在皇帝吃晚飯時。

敬事房總管(大太監)捧來一盤子「膳牌」,供皇帝從中挑選。

這膳牌又叫綠頭牌,上面寫著每一個妃子的名號,皇帝對哪個妃子有意思,就將綠頭牌翻過來,這叫「摘牌」。

皇帝摘牌後,大太監心領神會,到了夜裡,會讓小太監把那妃子,悄悄送到皇帝的床上。

  

皇帝寵幸的規矩很多,妃子先脫得一絲不掛,用大衣裹好,由小太監把妃子背到床上。據說,這樣做是防妃子成刺客,害皇帝性命。

這種說法只是想當然,把妃子脫光送到皇帝床上,其實是滿清後宮的一種習俗,或者說規矩,主要是防止皇帝沉湎於女色,不讓皇帝與妃子纏綿時間太長,送來的妃子要限時離開。

皇帝與妃子在房間裡翻雲覆雨,太監可不能走遠。

大太監和小太監,都會等候在窗外,如果皇帝與妃子high得時間過久,大太監還會提醒一聲——「是時候了!」

如果完事了,皇帝就會讓小太監進去,把妃子用大衣重新裹好,再背出來。

第一次提醒往往不行,「是時候了」要三番五次地喊,最後連皇帝也不好意思了,就會放妃子走。

  

妃子出來後,還要注意,大太監會向屋內喊———「留不留?」這可不是詢問皇帝是否把妃子再留下,而是另外一層意思。

如果皇帝說「留」,當即就要寫進皇帝的「性愛日記」:某月某日某時皇帝幸某妃。

如果「不留」,大太監負有給妃子避孕之責,他要把「妃子後股穴道微按之,則龍精皆流出矣。」

上面說的是皇帝在宮裡日常XXOO的程序。如果皇帝帶著妃子出去郊遊,或者在其他場合「一時性起」,相對就自由了,但大太監也要給皇帝記好「性愛日記」,以備查。

  

中國皇帝記「性愛日記」,至少在三代時期就有了。

據《禮記》,在周代,「天子後立六宮、三夫人、九嬪、二十七位世婦、八十一禦妻。」

這麼多的嬪妃,如果沒有心情,確實會亂套。而到了後來,皇帝的後宮急劇擴容,少的千人,多者萬計。

《史記·始皇本紀》:秦始皇統一六國時,每亡一國,就會把該國後宮也「統一」掉,「後宮列女萬餘人,氣沖於天」。

  

《三輔舊事》:漢武帝時,「多取好女,至數千人,以填其後宮」。

  

《新唐書》:唐玄宗「開元天寶中,宮嬪大率至四萬」。

此數遠遠大於杜甫《劍器行》的「先帝侍女八千人」,而白居易《長恨歌》的「後宮佳麗三千人」,也是大大縮水後的數字。

  

唐玄宗的後宮人數創了歷史紀錄,後來的皇帝後宮就再也沒有突破此數了。

這麼多的妃子,如何管理? 除了太監外,不少朝代設立「女官」制度。

女官除了負責皇帝的性生活,還要管理好龐大的後宮「紅粉軍團」。

當然,替皇帝記「性愛日記」,也是她們的日常事務之一。

  

皇帝讓太監替自己記「性愛日記」,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

不是,比如清朝皇帝要記「性愛日記」,是「祖宗之定制也」。

  

為什麼會有這個奇怪的「定制」? 說白了,是為了保證皇家血統的純正。

後宮那麼多如花似玉的美女,可男人就皇帝一個,萬一哪個妃子春心難耐,懷上個野種,那不就錯種了嗎 ? 而皇帝對那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也說不清的。

有了「性愛日記」,翻翻就知道妃子懷孕是否正常,懷的是不是龍種 !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