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不忍睹:中國歷史上慘遭裸刑的六位女人

中國古代史上統治者最卑劣最下流的刑罰,莫過於當眾裸露女性的身體。

在「穿衣文化」的世界觀形成後,中國人便開始以裸體為恥了,掠去女性的衣服,使其一絲不掛,這就是貶低她的身份,侮辱她的人格的一種卑鄙的做法,尤其是將女犯處以裸刑,除了貶低其身份之外還額外起了一個羞辱的作用。

下面來盤點一下死於裸刑的六個女人。

第一名:毛皇后

毛皇后是前秦皇帝苻登之妻,她出身將門,美貌出眾、武藝高強,善於騎射,有萬夫不當之勇。

她率軍與姚氏叛軍交戰時,由於寡不敵眾和符登的錯誤指揮,致使她本人被姚軍所生擒。

姚軍生擒了這位英勇美貌的女英雄後欣喜若狂,將毛後當做戰利品奏凱回營。

當即,毛皇后就五花大綁,受盡了士兵的嘲弄和凌辱,最後被士兵們用繩索牽著押至姚萇處報功。

盡管毛皇后此時鬢發散亂、滿身汗污,且被五花大綁,但卻不能掩飾她那出眾的美貌和婀娜多姿的身段,姚萇見她美貌出眾,不禁大為心動,竟欲納她為妃,說道:「假如你能和我相好的話,那麼你將會是國母了。

」毛皇后聽罷,鳳目圓瞪,對著姚萇罵道:「我乃堂堂的皇后,怎能受羌賊們的侮辱,要殺便殺,何需多言!」姚萇雖被臭罵了一頓,但還不忍心用刑。

毛皇后仍然堅決不從,罵道:「吾天子後,豈為賊羌所辱,何不速殺我!」姚萇還不忍用刑。

她又仰天大哭,罵道「姚萇無道,前害天子(指苻堅),今辱皇后(就是她),皇天後土,寧不鑒照!」誓死不從。

姚萇見她越說越兇,不由得怒從心生,立刻喝令手下將毛皇后推出帳外施以裸刑斬首。

這就是大陸歷史上的一位寧願犧牲身體,也不願委屈求權的女傑皇后。

,年僅21歲。

毛皇后被擒斬後,苻軍士氣大挫,收兵退卻,此後與姚軍又交戰幾次。

公元394年,姚萇病死之後,苻登發兵攻擊後秦,被姚萇長子姚興所殺,同年其子苻崇被西秦所殺,前秦遂亡(公元394年)。

第二名陳碩真

陳碩真(公元620年—公元653年),睦州雉山梓桐源田莊裡(今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梓桐鎮)人,早年喪夫,有些書上又寫作陳碩貞,唐代浙東農民起義軍女首領。

在一些野史中傳說陳碩真被俘後崔義玄剝光的她衣褲進行審訊,但她面無懼色,昂首挺胸;兩只豪乳桀驁不馴地高高聳立著,雪白的肌膚透出一種神聖不可褻瀆的氣息。

在打手們的推搡踢打下她昂然不跪,義正詞嚴地怒斥朝廷無道,貪官惡吏橫行;餓殍遍地,又不肯打開糧倉賑災,反而囤聚居奇,強占民產,幹起官商勾結的勾當,禍害百姓;文佳揭竿而起,完全是正義之道。

堂下那位赤身裸體成了階下囚的妖婦還竟敢在他面前攻擊至高無上的皇權,崔義玄惱羞成怒,拍案大喝。

堂下的打手們揪住碩真,揮舞著棍棒猛擊她那雙高挑修長的美麗雙腿迫使她跪下,用皮鞭狠抽她那對碩大傲聳的玉乳,又揪住她的秀發壓她的頭撞向地面,作磕頭狀。

隨後打手們使出的各種兇狠毒辣而又卑鄙無恥的手段凌辱拷打她,如夾乳房,釘奶頭,刺陰唇……碩真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被拉成大字吊在刑架上的碩真從昏厥中被冷水潑醒,她的身體漸漸恢復了知覺,看到崔義玄站在她面前,剛勁的手指捏緊緊著她兩只鮮血淋漓的奶頭,狠命拉撕扯著她那對傷痕累累的豪乳,發出威脅的怒吼。

碩真的嘴角露出蔑視的笑容,她知道這位不可一世的悍將失敗了。

在後來的拷打折磨中碩真始終堅貞不屈使崔義玄這位勝利者深深地感到挫敗和絕望。

另外有些記載中又說崔義玄凌辱的其實是陳碩真的屍體,她失去生命被割成零碎的殘破的軀體和內臟遭受卑劣地凌辱取樂,這也符合肢解刑的特點。

李唐皇朝在殘酷處死陳碩真後還將她的故鄉新安縣改名為淳安縣,該地區新增的縣也以污蔑性的字眼「野縣」來命名。

陳碩真從起兵到兵敗身亡,不過一個多月時間,但是東南震動,影響極大。

可惜生不逢時,遇上了崔義玄這個剋星。

陳碩真敢於自稱「文佳皇帝」,在中國歷史上主管起義的女英雄中是獨一無二的。

不知道後來武則天稱帝是否受了她的影響。

第三邱二娘

中國古代史上統治者最卑劣最下流的刑罰,莫過於當眾裸露女性的身體。

在「穿衣文化」的世界觀形成後,中國人便開始以裸體為恥了,掠去女性的衣服,使其一絲不掛,這就是貶低她的身份,侮辱她的人格的一種卑鄙的做法,尤其是將女犯處以裸刑,除了貶低其身份之外還額外起了一個羞辱的作用。

從古至今,有很多女性都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邱二娘(1833~1855年),女,泉州河市(今河市鎮)人,著名反清女領袖。

邱二娘犧牲後,泉州南校場居民祀她為「莊腳媽」,後人編有《血染桐江》劇本頌揚其英雄事跡。

邱二娘被捕後不久被押送泉州,受盡嚴刑拷打,全身上下幾無完膚,但她始終堅貞不屈。

同年六月十四日,邱二娘被押往泉州南校場執行凌遲之刑。

行刑者將她的衣服全部剝掉,一絲不掛的將其綁在凌遲架上,臨刑前邱二娘不禁仰天長嘆:「天意啊!」然後便閉上雙眼,咬緊牙關,忍受著自己那赤裸身軀上的皮肉被劊子手一片片地割下來……。

數個時辰後,邱二娘便香銷玉殞了,時年僅二十二歲。

第四廖觀音

廖觀音(1886-1903)清紅燈教起義首領之一。

女。金堂縣人。

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從紅燈教主曾阿義學「神拳」,借宗教宣傳反清滅洋。

活動在華陽、簡陽、仁壽一帶。

次年,與曾阿義在簡陽石板灘率眾起義,以「滅清剿洋」為宗旨,直撲總督府,寡不敵眾,失敗被捕。

她的祖父在鴉片戰爭中是參加過廣東三元裡鬥爭的義勇,因鬥爭失敗遭到清軍的抄捕。

他率家人輾轉逃到四川成都的與其略微沾親的「廖剪刀」捨下寄居,才得以脫離魔掌,即後又落腳在石板灘,開設一間土布染房為生,全家大小都成為作坊工人。

其父廖為圻,母薜氏,生二子一女,廖觀音行二,在同族大排行中占老九,鄰裡親友都昵稱她為廖九妹。

1903年1月15日,年輕的義和團女首領廖觀音被下令正式處以斬首刑。

正午時分,廖觀音被剝光了衣服,赤裸著上身遊街示眾(清代死刑犯不論男女,依律都要去衣裸刑,所以1907年秋瑾就義之時,只提出不得去衣的要求),但卻毫無怯色,英姿依舊,步履堂噠,慷慨引頸就義,令觀者唏噓一片。

行刑路上她依然神色自如,昂首大罵:「慈禧是洋人的大奴才,岑老四(岑春煊)是小奴才,紅燈教是滅清剿洋的天兵天將!」一路經過走馬街、督院街後,廖才被押至位於錦江下蓮池的刑場。

廖觀音雖被按跪在地,但依然昂首挺胸,毫無懼色。

圍觀眾人無不暗暗稱讚。

直至劊子手的鬼頭刀一揮,廖觀音那堅強不屈的身軀才因失去首級而慢慢地倒下,鮮紅的熱血染紅了刑場,圍觀眾人無不唏噓嘆息,廖觀音短暫而輝煌的一生就此畫上句號,就義時年僅十七歲。

第五黃富群

1935年5月,紅四軍優秀的女戰士黃富群因叛徒出賣,在清流不幸被捕。

不久,被解押回連城。

敵人妄圖把地下黨、縣蘇幹部、遊擊隊一網打盡,採取了軟硬兼施的手段。

從那以後,黃富群幾乎每天都遭受敵人的酷刑。

抽鞭子,辣椒水,用鐵鍬燙皮肉……黃富群經常被折磨得死去活來,但始終不吐露片言只語。

60多天過去了,敵人仍毫無所獲。

同年7月26日上午,黃富群跟丈夫沈邦翰一起走上了刑場。

在連城縣西門夫子廟板的一堵牆下,一個匪首親手用大刀殺害了沈邦翰後,又轉到被反綁著雙手的黃富群面前,大聲地吼道:「女共匪,你到底招不招?——不招,今日就要掏心剖肚了!」黃富群看著丈夫的屍體,不禁悲痛欲絕,她睜開眼睛怒目而視,竭盡全力大聲高呼:「紅軍萬歲!」一個隊的劊子手,隨即持著屠刀走上前去,撕開黃富群的上衣,把她兩個豐滿的乳房割了下來,接著又剖開胸膛,掏出她的腑臟,殷紅的鮮血不斷地噴灑出來。

黃富群仍強忍著劇烈的痛苦大呼口號,直至劊子手割下她的心臟時才成了絕響。

第六丁佑君

1950年5月,組織上分配丁佑君到西昌工作,任縣立女子中學軍代表。

後因土匪的叛亂,丁佑君在王正中家被圍攻的土匪逮捕。

面對土匪的淫威,丁佑君絲毫不屈服,且痛斥叛匪。

高開祥、朱煊等匪首惱羞成怒,於是將丁佑君剝光衣服裸體遊街示眾。

群眾們看到土匪竟公然羞辱丁佑君,都不禁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但丁佑君卻挺直胸膛,昂起頭顱,毫無懼色,邊走邊喊:「老鄉們,不要怕!這不是我的恥辱,我是為老鄉們來工作的,就是死了也光榮。

能為人民而死,是最光榮的!這群土匪才是最卑鄙!最下賤!最無恥的!」當天晚上,滅絕人性的土匪們將丁佑君四肢捆綁柱子上,發了瘋似地用皮鞭、棍棒抽打,施老虎凳,慘無人道地將鋼針穿過奶頭插進乳房,甚至喪盡天良侮辱丁佑君……但這位女傑卻沒有屈服,在她臨刑前,仍然高呼著:「擁護共產黨,毛主席萬歲!」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歷史聯盟旗下公眾號,歷史百家爭鳴-說一說過去那些事,致力於傳播中國傳統文化,還原歷史本來面目;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微信號:ihxory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