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她念的是環境工程,現在是中國網路主播界的「志玲姐姐」,月入人民幣上萬元。

走進以粉紅色為基調的房間,空氣中每一個分子彷彿都瀰漫著少女心。

劉洋坐在電腦前,面向攝像頭對面的普羅大眾侃侃而談。

這是一個網絡主播的日常狀態。

然而僅僅兩年前,這位“80後”姑娘還是一襲白大褂,在實驗室裡研究著各類化學反應。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攝影:視覺中國 游思行

在位於天津紅橋區的家裡,劉洋直到下午四點才起床,這是她一天的開始。這種“晝伏夜出”的日子,已經持續了一年多時間。

27歲的劉洋畢業於安徽師範大學環境工程專業,2012年畢業之後,她就職於天津高新區一家化工企業,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實驗室裡,與各種化學原料打交道。如今在她家的床底,還壓著許多當年的專業資料。

2015年春節在家的時候,一位朋友邀請劉洋作為嘉賓,參與一檔遊戲的直播,這也是她第一次接觸網絡直播。

熱愛遊戲的劉洋,隨後也接受朋友的邀請,加入一個文化傳媒公司,試水游戲直播。

過了一段時間,公司安排劉洋從遊戲版塊轉到娛樂版塊,並以“七志玲”為網名,為其進行包裝推廣。

“志玲”是因為長相酷似林志玲,但為什麼叫“七”呢?

“因為我的記性極差,有一種說法叫做:魚的記性只有七秒鐘。所以我就叫做’七’啦。”劉洋笑著說。

隨著主播事業逐漸步入正軌,劉洋的直播也從幾天一場增加到一天一場,幾乎每天都得進直播間。

她乾脆辭去了原來化工企業的職務,每天所面對的工作對象,也從實驗室裡的瓶瓶罐罐,變成電腦屏幕另一端的廣大網民。

說是加入公司,其實劉洋的工作時間還是比較自由的。網絡主播的收入主要來源於觀眾的打賞(包括禮物、道具等),這些“賞金”還需要給公司和直播平台提成。而公司則為主播進行商業推廣和技術支持。


做娛樂主播為劉洋帶來更多的關注度和收入。

目前,劉洋在直播平台上擁有3.4萬的粉絲量,每場直播的觀眾數維持在1000人次上下。每個月能為她帶來人民幣上萬元的收入,這幾乎是她原來做研究員時月收入的五倍。

在被問到網絡主播是否一場直播就能收入十幾萬人民幣時,劉洋表示,這個驚人的數據,是從直播中所收打賞數量測算出來的,況且還未刨除公司和直播平台的提成,真實情況可能並沒有那麼誇張。

當然,這樣的主播對她來說也只是傳說,並未親眼見識過。她說:“網絡主播最賺錢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狀況只能說是’還好’。”

收入增多,開銷也暴漲。從做直播所使用的設備、道具,到主播的化妝品、服飾等等,都需要自己花錢購置。

在劉洋的衣櫃裡,塞滿了上百套各式服裝,她還為每一個節日購置了不同主題的道具。

除此之外,她還需要成為“技術全能”。直播時用到的電腦主機、聲卡、攝像頭、麥克風、燈光等設備,全都是由她自己來安裝調試。尤其是聲卡的調試,密密麻麻的參數設置,讓劉洋大費周章。

在不少人看來,網絡主播就是在電腦前嘮嘮嗑,唱唱歌,跳跳舞,輕輕鬆松賺熱錢,但在劉洋看來,並不是這樣。

她每天要做一至兩場直播,每場持續兩三小時,如何在這段時間裡,吸引觀眾,留住觀眾,需要做很多功課。

她將每一場直播所要聊的話題、段子都記錄下來,好讓自己有話可說。

“哪怕只有幾秒鐘冷場,都感覺好尷尬。”她說。

除此之外,她還會觀看別的主播的直播視頻,從中尋找靈感。

直播剛開始,劉洋就彷佛變了一個人,嬉笑怒罵,變換著不同地域的口音。

“觀眾來看你的直播,基本上是為了放輕鬆,找樂子。”劉洋說,“做直播的時候,從電腦裡只看到自己,看不見觀眾,只能通過他們的留言來進行交流,這感覺就像在自說自話。”

剛起步的時候,觀眾很少。整場直播彷彿是一出超長的單口相聲,自己跟自己嘮了兩個小時。劉洋小時候學過幾年的民族舞,在這時候也派上用場。她會在聊天中隨性展示一段,當作給粉絲們發“福利”。

身高1米65的劉洋,體重只有86斤,她說她是那種吃不胖的類型,經常在朋友圈里拉仇恨。

網絡主播也有不少“職業病”,長時間說話以及保持坐姿,讓不少主播的嗓子和頸椎都出現問題。

在工作​​之餘,劉洋使用頸椎按摩器讓自己放鬆下來。幾乎每週,她都要去醫院接受頸椎按摩,以緩解酸痛。

閒暇時間,劉洋有時也作畫消遣。“現在幾乎每天都要上直播,所以這一年多來,除了工作出差之外,再也沒有獨自旅行過。”

劉洋的父母親,對於女兒做網絡主播,也是持支持態度。目前,劉洋仍然與父母同住,他們甚至將大房間讓出來,幫女兒佈置成直播間。

“我現實中的朋友基本不會來看我的直播,直播間裡全是陌生人。”

當上網絡主播之後,劉洋彷彿與現實生活脫節,以前的朋友來往也少了。如今的劉洋,過著一種“宅”生活,就算購物,也幾乎能在網上買到一切,送到家門口。

下午起床後,劉洋決定出門走一圈。在小區外的人行天橋上,劉洋看著車來車往,彷彿這一切,都來自另一個維度。

目前,“90後”甚至“00後”才是從事網絡主播的主力軍。

1989年出生的劉洋,並不忌諱談自己的年齡。

“我還常常在直播中拿自己的年齡開涮,自嘲是個’老女人’。”劉洋說。

對於網絡主播這個行業,劉洋心存感激。她說,在開始做主播的時候,她並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粉絲。

今年在她生日那一天,她剛上線,就被滿屏的禮物淹沒了,粉絲們的禮物像潮水一般湧來,整整一個小時,她只重複著兩個字:“謝謝。”

然而,這個行業畢竟太累人,做不了太久。對於未來,劉洋說,她可能會在直播間裡再堅持一年,然後轉向幕後,做管理策劃的工作。

參考:

>中國網路主播的紅與黑:每晚有60萬人盯著她看,「比以前當客服好賺」。

>武漢一個90後女生,每天直播自己吃飯逛街,月收入人民幣兩萬元。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