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月賺千萬的網紅真的有,但多數的中國網紅們,月收入不超過人民幣五千元。

相較於很多中國大學畢業生,不錯了。
其實這些網紅充其量就是soho族,甚至只能是勞工,真正賺大錢的是平台業者、經紀公司和媒體,以及後三者的投資人。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新浪網

風頭正勁的中國網路主播們,並沒有看上去那麽風光無限。

2016年9月7日,網紅直播垂直媒體今日網紅發布《中國網路主播生態調查報告》,該份報告通過大數據對目前的主播群體進行了「素描」。

「內容為王」的規則依然適用於主播,「頭部(top)主播」通過其優良的內容輸出獲得了超高收入。

但以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臺top1000的主播為例的數據顯示,45%的主播月收入在人民幣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間,超過人民幣3萬元的僅有13%。

近半主播月入不足人民幣5000元

最近,一個名為「崔阿紮」的YY主播震驚了不少人,因為其一周的「粉絲刷禮物」收入為人民幣1068萬元。

然而這只是網路主播收入的「金字塔尖」,絕大多數的所謂「網紅主播」真實收入並不高。

今日網紅發布的《中國網路主播生態調查報告》顯示,以映客、花椒、一直播等平臺各自top1000的主播為例,其平均的累積收入是199665元。45%的主播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17%的主播月直播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間,超3萬元的僅有13%。

網紅主播也是「贏家通吃」的生態。排名前5%的主播收入,占到了平臺主播全部收入的92.8%,其中1%的主播就占全體主播總收入的80%。


「無論哪個行業,做到頂級的都只是少數。更多的主播月收入在中遊階段,與白領階層沒有太大差別,只是屬於不愁溫飽。」上述報告如此評述網路主播群體。

「網紅主播將成為東北產業升級的出路之一。」這只是網友們對直播平臺當紅主播多為東北人的調侃,然而這也是有數據支持的。

上述報告數據顯示,主播人數分布最多的前15個城市中,北京上海霸占了前兩名,而前15個城市中的東三省城市的主播人數占這份榜單總人數的比例為16%,為人數最多的區域。

參考:>全中國最厲害的網路主播,為什麼一半都是東北人?

從更廣的地域範圍來看,北上廣深的職業主播占23%,二線省會城市的占32%,三四線城市占30%,其他城市的15%。

從年齡層來看,職業主播近一半的人來自於90~95年這一年齡段,而且在校大學生為主播的主力軍。90~95年齡段主播占比48%,95後占比18%。

報告數據還顯示,網路主播的男女比例為36:64。不過,今日網紅也在報告中提出「從主播持久力來看,有實力的男主播人氣地位穩固,女主播更新迭代、人氣變動比較頻繁。」

「內容為王」支撐可持續

一個直播網紅要想保持較長時間的熱度,單單有顏值並不夠,長期的優質內容輸出才是關鍵。

上述調查報告顯示,之前的YY秀場直播,對才藝要求較高,或者會唱歌或者會喊麥。

隨著移動直播成為主流,碎片化更強烈,讓許多平常人打開了直播市場,46.15%的主播以聊天為主要內容,靠顏值和個人魅力來撐。受環境和網路的影響,戶外直播僅僅占7.69%。

要想保證可持續的內容輸出,團隊化成為很多主播的選擇。


數據顯示,60%的主播都有簽約的組織。這60%的簽約主播中,除了直播平臺之外,36%簽約了經紀公司。以前的主播紅起來主要依靠天賦、努力、偶然,現在更多要借助團隊包裝策劃的推動。

「機會最大的還是在內容網紅這個領域。」賽富亞洲合伙人蔡翔表示,過去的消費者在傳統的電視臺的內容之下,很多的需求是沒有被滿足的,如果平臺或企業能夠選擇好自己的內容,就能夠培養出與之相輔相成的內容網紅出來,像Papi醬、馬東和高曉松等。

蔡翔還將整個網紅經濟劃分為三個大類:

第一類是即時娛樂性的網紅,這屬於一種荷爾蒙經濟的消費;

第二類是電商類的網紅,通過商品的交易來獲取收益;

第三類的是內容類的網紅,通過持續的內容輸出來獲取收益。

「真正的網紅應該是超級IP。」達晨創投董事總經理高洪慶對《每日經濟新聞》表示,網紅不等同於明星,新網紅可以不是明星,但明星必須是新網紅,這才才是明星定價的核心標準。

高洪慶認為,網紅深刻改變了傳統的供應鏈邏輯、推廣路徑,以及行業的成名機制。

借助移動網路的優勢,直接跳過了傳統的造星培養模式,以及漫長的成長時間,迅速碾壓傳統的成名與吸金機制,改變著許多行業的生態。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