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直播工廠」專門生產網紅,月入人民幣10萬算小目標,拚上頂層前途無量。

攝影:新京報記者彭子洋

文字:新京報記者王佳慧

編輯:小麥

(以下所有金額,都是人民幣。)

自2015年以來,網路直播如雨後春筍,直播市場呈爆發式增長。

劉威及其所在的傳媒公司篤定,這是暴利,將工作比重大幅投放至直播,打造網紅女主播,線上線下一條龍製作,做到主播、公司和合作網路平台的共贏。

劉威公司以每月人民幣5萬元的價格,在朝陽區中海安德魯斯莊園租了一棟獨立別墅。3個月前,包括陳夢瑩、邢麗和趙珺威在內的5位20歲出頭的女孩被甄選入住這裡。

她們和公司簽約,每個人的房間就是自己的工作直播間,每天按規定在相關平台直播2到6個小時,月入人民幣10萬。

每天晚上9時,別墅的多個房間傳出不同風格的背景音樂與溫柔妙語。直播開啟了這裡一天中最喧鬧的時段。

▲ 9月27日晚上9時多,正是直播的高峰期。上線不到10分鐘,陳夢瑩直播間裡的觀看人數輕鬆破萬,她比劃著「愛你」的手勢,對著手機錄影頭向粉絲拋了個媚眼,嘴裡哼唱著流行歌曲。

「做直播這行,光長得漂亮不行」

「做直播這行,光長得漂亮不行,必須有自己的個性和氣質,受眾肯買帳。」曾經營過上千淘寶模特的劉威,對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

9月27日晚,吃著一位女主播粉絲送來的知名外賣火鍋,劉威拿出了一份經紀合同,他剛新簽了一位海歸女主播。

這個女孩不僅外語交流無障礙,而且考取了品酒師證和潛水證。在他看來,這正好可以滿足一部分直播受眾和線下品牌活動的需求。

9月29日,「直播工廠」工作人員正在整理線上主播的個人資料。從今年公司開展主播業務以來,現在線上線下主播已達300多人。

直播管理員像星探一樣,在網上挖掘可培養的女主播,並進行3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觀察,以研究其在直播中的吸引力、粉絲數量與用戶黏合度。

被公司認定有培養潛質後,女孩們簽訂經紀合約,入住別墅,進行集體化培訓。每人一間房,配有專用手機、電腦進行直播。

▲ 9月29日,邢麗正在房間裡直播,「直播工廠」工作人員在辦公區域觀看直播情況,並維持直播間的秩序。

每天別墅內都有阿姨為她們做飯、整理房間,主播們所要關心的只有一點:如何做好直播。 

按合約規定,女主播們每天直播時長不得低於2小時,一周保證6天工作。但為了粉絲數量,她們除了參加線下活動,3個月內沒有一天停止,每晚直播到凌晨2點是常事。

▲ 「直播工廠」專門請了家政阿姨照顧她們的生活,圖為家政阿姨正在打掃主播們的房間。

「對於主播網紅,維持形象是最重要的」

除了日常直播,劉威還給女孩們安排了普通話、形體課、瑜伽舞蹈多項培訓,並參與她們打造風格和衣服搭配。

負責帶女孩們出席線下活動的工作人員解釋道:

「每個女孩類型不同,穿衣風格就該有差異。陳夢瑩是走商務知性風的,趙珺威是可愛萌系的,應該差異化競爭。」

▲ 9月29日,不直播時,邢麗會去逛街買衣服。直播期間需要的服裝都由主播們自己準備。

每至夜晚,主播們紛紛打開專業補光燈、調節手機攝錄角度、化著精致的妝容,身著與定位風格相符的服裝,開始一天的工作。

雖然在手機攝錄不到的地方,她們往往隨意穿著粉色卡通拖鞋。

邢麗在房間裡挑選當天要穿的衣服,臨屋的茉莉站在門口替她參考。

對於主播網紅,維持形象是最重要的。

9月28日中午,家政阿姨做好了七菜一湯,幾個人圍坐一桌吃飯,飯畢,桌上多數菜就像沒動過一樣。

「姑娘們一小碗米飯都吃不了,吃素菜多,肉菜少。」阿姨介紹。

9月28日,主播們和「直播工廠」老板劉威及工作人員一起吃午飯。


「一旦走到了頂層,賺錢難以想像」

並不是所有與劉威合作的主播都可以住進別墅,而入住別墅的女孩們也有著差別。

9月28日早晨10時多,趙珺威和陳夢瑩才陸續起床洗漱。因為主播們平時都會直播到比較晚,所以早晨大多都在睡覺中度過。

26歲的陳夢瑩來自遼寧,在大學未畢業前就有直播經驗。3個月前,她帶著之前直播裡積攢的百萬粉絲來到北京。

在別墅中,她住著頂層向陽的屋子,單是房間內自帶的獨立廁所,面積也大於其他女孩所住的屋子。

陳夢瑩。

大學剛畢業就來到北京發展的河南女孩趙珺威,目前住在別墅裡的最小客房,特長是唱歌跳舞。她說這樣更安靜

七夕當天的直播中,走可愛路線的趙珺威提了一句沒人送花。一個多小時後,她收到了一位粉絲送的某知名品牌玫瑰花多盒,顏色樣子數量不等。據了解,市面上該品牌禮盒價格幾千元。

「這就是她的魅力,一般做直播的能有嗎?」劉威略帶驕傲地說。

趙珺威。

模特出身的邢麗,剛來直播平台就擁有了高人氣,月收入超十萬。

平時不直播的時候,邢麗喜歡躺在床上看電視劇。

邢麗。

「底層直播的人賺不了什麼錢,在北京維持生計都難。可一旦走到了頂層,賺錢難以想像。」

劉威介紹,在直播圈裡,中層奮鬥到高層主播做網紅有可能,但能從最底層一步步走到高層的,鳳毛麟角。

時尚雜誌拍攝現場,服裝助理正在為陳夢瑩更換高跟鞋。

參與線下電商活動時,別墅裡的5位女孩單位直播時間(1-2小時)費用以萬起算,並由專車接送。

但月初公司帶著近20位主播參加一場電商記者會時,那些主播的時薪只有3000-4000元。

時尚設計師正在為陳夢瑩設計拍照時的造型。十一前她的日程排得很滿,除了每日必需的直播,她還要完成公司安排的時尚雜誌拍攝。

提及收入,別墅中受訪的幾位女孩輕鬆出口:「月十萬。」

但她們必須面對每半個月管理人員數據整理匯報的考驗,考核涉及直播時長、天數、粉絲量、虛擬幣數量等多項指標。

「直播工廠」工作人員會組建微信群,以方便管理線上主播。

據劉威介紹,公司與相關直播平台合作,平台會在後台對主播們月入禮物虛擬貨幣量轉換估值,並進行統計。直播平台收取一定費用,剩下的全部歸網紅主播,但簽約公司會抽取一定的提成。 

直播平台裡,禮物從1萬-5萬以上虛擬幣不止,換算後最貴的禮物一件折合近8000元。高峰期時,陳夢瑩等網紅主播們的螢幕上,會被各式各樣的虛擬禮物霸屏。

邢麗一早在廁所裡洗漱、吹頭髮。前一晚她直播到深夜一點,人氣還不錯,有兩三萬人同時在線觀看她的直播。


「即使有一天直播不火了,我們也算曾經的弄潮兒」

「有一天我正直播,我的粉絲在下面說‘姐姐你先播著,我去寫作業了。’」趙珺威談到自己的粉絲群體,笑了。

住在別墅中的陳夢瑩、趙珺威、邢麗都是20歲出頭,年齡相差無幾,可她們卻各自定位在高貴、可愛、知性架式。

▲ 直播中的趙珺威。

無論在網上塑造的是哪種類型,直播時主播們都得使出渾身解數與網友互動,聊天、唱歌、講方言……

邢麗特地去了解不同車的品牌、型號、性能。「粉絲們聽得可帶勁兒了。」

她還為自己的鐵粉建了個微信群,每天都和粉絲們溝通。出去遊玩,還留心著給鐵粉寄明信片和小禮物。

拍攝時尚雜誌前,邢麗準備換一下自己的風格,特意去了一趟三里屯的美甲店。

起先,父母並不同意陳夢瑩以直播作為主業。「家人觀念傳統,理解不了。」但隨著直播的普及,父母也會進入平台,看她直播。 

對於直播前景,每個人看法不一。主播們對未來都有著自己的打算。

邢麗打算攢錢開個咖啡館;趙珺威想要利用好「網紅女主播」的身份標籤,多些拍戲機會;陳夢瑩漸漸熟悉後台工作,為轉幕後帶新人做準備。

陳夢瑩在工作室拍攝時尚雜誌的照片。

而劉威和公司則謀劃用直播變現,電商與線下結合、拍平面、接活動、做影視:「現在已經過了網紅野蠻生長的時候,但紅利還是可觀的。即使有一天直播不火了,我們也算曾經的弄潮兒。」

– The End –

閱讀原文

微信號:ipaizhe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