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娛樂圈有所謂的「十八線藝人」,其經紀人宛如創投,只要一個人火了,整個公司就發了。

所謂的十八線藝人,在中國大陸意指不紅的藝人,從一線二線排到十八線,表示超級不紅(not yet)。

本文來源:新浪圖片攝影:陳韻驕編輯:夏可欣

我叫鄒當榮,是網友口中“十八線藝人”的經紀人。

我的手機通訊錄裡有幾千個號碼,這裡包括我的藝人、合作夥伴、明星經紀人,還有整形醫院的人。

這些年,大家對經紀人總是充滿了誤解,王寶強的事情讓“經紀人”這個職業更加充滿爭議,對於這種現狀我好笑也更無奈。

我在岳陽的每一天,幾乎都是從一碗麵開始。每一天早上八點或更早,我都會到麵店點一碗最喜歡的乾挑麵。有句話叫“吃了乾挑不怕單挑”,這很形象,因為吃完麵,我就要開始應對七七八八的工作。也有很多時候,麵沒吃完工作就開始了。

我自認為有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遇見的每個人都會習慣性地仔細端詳一番。“奧巴馬”是我經營得最成功的一位藝人,我發現作為保安的他長得很像奧巴馬,於是開始包裝他,給他拍戲、接活動。但他走紅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換掉經紀人。這樣的事情很無奈,但在我身上也是經常發生的。

週末晚上是我忙碌的時候,因為要送我帶的歌手去“跑場子”,有時有三四個場子要唱。帶藝人“跑場子”的時候,等待是我進行得最多的工作內容。“跑場子”的歌手酬勞一般是日結,今天的酬勞比平時多了一點點,妹子很開心。

現在的我有自己的經紀公司,為了節約人力成本,我要求員工可以身兼數職。而我自己也沒閒著,每一個作品的每一個環節我都要親自把關,既是經紀人也是導演,有時還在我的電影裡客串一下。

整理道具的時候,我翻出了一個孫悟空的頭套,乾脆套上給大家亮了個相,有時候我覺得在生活中我是個挺逗的人。

我安排工作有時比較隨性,比如今天沒什麼事情做,我臨時讓員工在我的休息室架起了機器,為自己拍攝一個個人宣傳片。一來讓他們練練手,二來宣傳片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用上。


為了拍片子推廣藝人,我花了很多錢購置專業攝影器材,器材很多而我的員工很少,因此每次搬運這些大傢伙都是考驗體力的時刻。

拍完宣傳片,我和幾位合作夥伴簡單約見了一下。手機是我每天工作的必備品,朋友圈社交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飯局中別人推杯換盞間,我在微信上安排好了一個工作。我的工作,有時候就是通過這些複雜的人際關係進行的。

有次我帶著新人去參加合作夥伴的飯局,席間讓新人用合作夥伴的直播帳號進行直播。有時我要包裝一個藝人,如果她長得不夠好看或有特色,我就會帶她去整形。在這個圈子裡,有很多人風生水起,也有更多的人聞不到一點星味兒。手裡的藝人只要火了一個,整個公司就起來了。

這麼多年來,我經手了很多藝人。這是我十年前帶過的一位藝人,當時以“小李湘”的名號出道,紅極一時,這段經歷改變了她的人生軌跡。後來她因為個人原因離開了演藝圈,開了家自己的小店,我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

譚圳也是我帶的一位歌手,他現在用出唱片和接活動賺的錢開了一家酒館,邀請我去捧場,我給他包了一個紅包以表祝賀。

藝人的質量決定了一個經紀人的“生死”,因此我必須不停地尋找新的藝人。一個“奧巴馬”離開了我,我又找到了另一個。這位“奧巴馬”是一家店舖的老闆,我已與他結識為朋友,他也同意有機會來我的作品裡客串。

經紀人的職業習慣使我很喜歡觀察人,連電梯裡進出的每個人都不放過。上週,我就在這部電梯裡遇見了一對很可愛的雙胞胎姐妹,我留下她們家長的聯繫方式,希望有一天她們能成為我手裡的藝人。

在工作室的隔壁,我給自己安排了一間休息室。閒暇時,我喜歡一個人欣賞自己的作品,眼前這部作品叫《四打白骨精》,我在裡面演唐僧,我很喜歡這部作品,常常都忍不住跟著背景音樂打起節拍。

《“奧巴馬”相親記》是我最得意的一部作品,於是我把這些光盤都用來裝飾我的休息室。

這是我寫過的一本書,我把它們整齊地碼放在我休息室的門口,以方便隨手贈予我的工作夥伴和客人。

為了工作更有效率,我在休息室裡擺了一張沙發床。有時加班我就睡在這裡,午休的時候也常躺在這裡看書、玩手機。有些時候我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個“星探”,因為我願意去發現普通人身上的明星特質,找到他們的不凡之處。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