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中國網路文化必看:這些年,中國「網紅」進化史。

網紅(網路紅人),一個誕生於互聯網時代的新名詞,已成為中國大陸時下最熱門的詞彙。

伴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從以文字安身立命,到以圖博眼球,再到網絡視頻風靡,在技術和平台變得越來越先進的同時,網紅也越來越成為一種娛樂化的“快消品”。

來源:騰訊
編輯:周維

2006年,身穿卡通裝的芙蓉姐姐被粉絲路人圍觀。行雲/視覺中國

2015年12月,《咬文嚼字》雜誌發布2015年度“十大流行語”,網紅排第九。其解釋道:“網紅”即“網絡紅人”,指被網民追捧而走紅的人。

“網紅”走紅的原因很複雜,或因出眾的才貌,或因搞怪的行為,或因意外事件,或因網絡推手的運作,等等。

“網紅”在2015年熱度飆升,和媒體紛紛爆出明星大腕與“網紅”女友的戀情有關。

郭富城的新女友便是最近的一例。圖為郭富城新女友方媛(左)、羅志祥與女友周揚青(右上)、王思聰與女友朱宸慧(右下)。

1994年4月20日,中國實現與國際互聯網的全功能連接,1999年前後,中國互聯網飛速發展,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網絡還是新興事物。

台灣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引進出版,從海峽彼岸刮來一股網絡文學旋風。圖為2000年,大學生手舉“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等待“痞子蔡”。

在互聯網剛開始普及的年代,在只有56k貓的網絡條件下,安妮寶貝、李尋歡(真名:路金波)、寧財神、邢育森等網絡作家嶄露頭角,他們以文字安身立命,活躍於地方、校園等網絡論壇,成為第一批網絡紅人。

圖為2003年,被記者包圍的安妮寶貝,她從1998年開始在網絡上寫作,逐漸成名。

在互聯網摸爬滾打多年後,第一批網紅們各自在現實中安放了自己,做書商、當編劇。

回首當年,路金波說:“那時在西安我的人氣不比今天韓寒差”;寧財神說:“如果放在十年後的現在,我們幾個都出不來”。邢育森說:“那是一段快樂和自由的時光”。

圖為2014年,路金波作為出品人之一出席電影《後會無期》發布會。

隨著互聯網進入更高速的讀圖時代,網紅們也開始豐富多彩起來,讀圖時代是網紅們的“黃金時代”,他們以圖致勝,無論美或醜,只要夠吸引眼球。

圖為2003年,網絡小胖驚為天人的一瞥,開闢了網絡惡搞的時代(拼圖)。

讀圖時代網紅變得更容易,也更為“豐盛”。從70後的芙蓉姐姐,80後的鳳姐,到90後的奶茶mm:論壇推手們鍛造出芙蓉姐姐的s形,奶茶mm憑一張圖紅遍全國。圖為2006年,芙蓉姐姐參加世界杯球迷狂歡夜活動。

2009年,奶茶mm手捧奶茶照片被上傳到網絡而走紅;2011年,被清華大學提前錄取;2013年赴美交流與劉強東結識,次年戀情曝光,2015年完婚——這戲劇化的流暢劇情被網友調侃“被屌絲捧紅的網紅最終被土豪娶回了家”。

圖為2011年,被清華大學提前錄取的章澤天出現在學校新聞發布會現場。

而諸如芙蓉姐姐、木子美、鳳姐等“網紅”,因其低俗、炒作飽受爭議。

鳳姐因長相一般搭配高調、雷人言論在網絡上走紅。如今,她移民美國,又搞美容創業,又是當主筆,與芙蓉姐姐一道,竟也成為草根“改變命運”的勵志代表。

另一邊,依靠高顏值、白富美的網紅們靠著曬美圖、曬生活、曬穿著,各種複古文藝小清新,在博客、豆瓣、微博等各大社交平台找到了另一條路徑。

嗆口小辣椒是其中代表,她們是重慶一對雙胞胎姐妹花,以甜美熱辣的時裝搭配發佈在博客上,風靡網絡,火了無數“淘寶爆款”。

圖為2011年“豆瓣紅人”張辛苑(右)拍時尚寫真。成為網紅後,她拍寫真、拍電影、參加時尚活動,將網絡上的名氣完美落地。

而將網絡名氣轉化為現實利益的最成功案例,無疑是今年大紅大紫的網紅店主。

據悉,目前,淘寶平台有超過1000家網紅店鋪,部分網紅店鋪上架新產品時成交額可破千萬元,完美詮釋了“美就是生產力”。圖為2015年8月26日,淘寶“網紅”現象研討會,一眾網紅店主出席。

美=照片美、賣衣服=賣照片,被公認為網紅經濟下的公式。在這種熱潮之中,批量化培訓電商模特的機構應運而生,而網紅過度美化照片、整容等手段也遭受爭議。

圖為武漢一家電商模特的培訓機構的受訓學員,牆上張貼著成功的“前輩”們。

視頻網站的興起,“網紅”們在更具未來潛力的影音時代也開始展現實力。從網絡歌手,到網絡視頻,一個個主角變為網紅。

2008年,在西單地下通道唱歌的“西單女孩”任月麗被網友發現,其翻唱的《天使的翅膀》DV被傳到網上由此成名。此後連續參加電視節目、出專輯、演電影,2015年更是創業賣牙膏。

小鮮肉TFBOYS成員王俊凱,也曾是網絡紅人。他2010年底被TF家族挖掘成為練習生,最初在2012年翻唱《囚鳥》被視頻網站首頁推薦而引起關注,隨後翻唱多首歌曲走紅網絡。圖為2014年5月,還在讀初中的王俊凱在教室學習。

以《屌絲男士》 的大鵬、《萬萬沒想到》的王大錘、“女神”孔連順等網劇捧紅的演員,成為影音時代下的網紅佼佼者。圖為2014年6月26日,《萬萬沒想到》第二季發布會,“女神”孔連順欲親吻王大錘。

視頻直播網站為一些樂於分享、有自我展示慾望的網民找到了一個新的互動平台,它吸納了大量90後、00後的新生代。

圖為2015年12月7日,安徽阜陽某網絡公司內,網絡女主播銀子、韓公主、靈兒、雪兒(藝名)(從左到右)在一起。

短短10多年間,網紅們在一步步疊加進化中,面目千姿百態,數量早已數不清。但脫下“網紅”面罩,他們也只是與大多數人一樣,追求更好生活的人,不過是選擇的路徑不同罷了。

他們在網絡中享受追捧,也承受爭議,他們中成功的不算多,天知道哪天就淡出視線,娶妻生子柴米油鹽。圖為2015年12月7日,安徽阜陽幾名網絡女主播上班時經過狹窄的走廊。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