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兩大名導徐克、吳宇森,最後還是攜手合作,香港電影工業後期的努力。

一直忙,突然想藉這個時機,聊一些關於吳宇森的故事,因為是我這兩年的耳目見聞,所以覺得還有些價值,有興趣的不妨看看。

十三太保少一人

2012年2月,北京,張徹逝世十周年。因與徐克、李仁港兩位導演一次飯聚發起,也是為著一份香港電影的情懷,我踏上要在四個月內搞一個張徹影展和做一本書出來的緊張征程。

張徹影展,感謝上海國際電影節,辟出「大師班」虛位以待,徐克、李仁港、王晶、陳觀泰欣然前往,追憶論說張導演,還算順利。

張徹這本書,雖有本來老六、邁子、阿蒙、泉的向日葵、風間隼、秦五、布宜諾斯、慕鷗一幫同好拔刀相助,筆出心杼,但我還是不甘心,我要做一個「十三太保說張徹」,遍訪張導演門生故交甚至翻拍其作品導演,從各個角度講張徹。

憋著一口氣,四個月內,我穿梭於北京、上海、香港,先後訪了王羽、薑大衛、狄龍、陳觀泰、戚冠軍、郭追、李修賢、曾志偉、徐克、杜琪峰、陳可辛、李仁港,到截稿日期,還差一位!時間不等人,只好截取之前做的劉家良關於張徹的訪問內容放進去。

差的那一位,就是吳宇森。

其實一直在聯繫,吳導演曾是張徹的副導演,感情深厚,一直表示願意接受訪問,但他身在美國,希望等他回國再約。

但一直到六月上海國際電影節「張徹大師班」開幕,吳宇森一直沒有回來,我等得急也等不及,就只好先在香港三聯書店出版,務必趕上「大師班」,但我心底是有遺憾的——作為張徹暴力美學的發揚光大者,化刀劍拳腳為槍林彈雨的JOHN WOO,沒有出現在這本《武俠大宗師》裡,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2012年6月,上海,張徹大師班,名家影迷雲集,發言感慨今夕,確是一場盛會。全場高潮不斷,意猶未盡快結束時,真的高潮來了。徐克說,他凌晨接到吳宇森的一封傳真,要他在現場幫他朗讀,以此代表他對張徹導演的感念。

「我雖然待他如父,他卻視我為至親朋友,引導我在電影道路上步嚮導演事業」……「張導演曾賜我三張書法」……全場肅穆聽徐克念完,隨後掌聲如雷如潮,足感兩代宗師傳承盛情……

雙雄不再為路人

本以為這段因緣際會告一段落,誰知只是開始。兩個月後,吳宇森導演的電話不期而至,他之前在美國治病,現治愈回國,問我現在做回憶張徹的訪問還來不來得及。這正是天賜其便,當時《武俠大宗師》內地版計劃十月推出,吳導演的這篇訪問正好趕得及加入,彌補港版的遺憾!

懷感恩之心,登吳導家門,見斯人憔悴,大病初愈模樣,明顯還不能長時間講話。但吳導演堅持接受訪問三個多小時,中間多次喝藥,我每每想停止,都被他拒絕,娓娓道來張徹導演的故事和影響。

講到後來,吳宇森興之所至,還談起與徐克一起為張徹從影四十周年籌備的電影《義膽群英》,毫不掩飾對徐克的欣賞和惺惺相惜,老實講,聽吳導演講到此段古,我這錄像廳小弟早已心神激蕩,難掩動情面容。

原來對於我們這班港片迷來說,都聽說過徐克和吳宇森這對老友不相往來的傳聞。原因眾說紛紜,總之是雙雄當年一起締造《英雄本色》後便分道揚鑣了。

他們不和到什麼地步呢?會不會像姜大衛、狄龍那樣同場如路人呢?圈外人很難知道,只好一廂情願的揣測,八卦如我,還寫過不少文章慨嘆。

後來進入媒體,09年混進「電影工作室25周年浪漫演義之夜」,親眼見證吳宇森當夜訴情,當他講到「這是一份惺惺相惜、英雄重英雄的氣概」時,台下徐克也已捏鼻唏噓了。

正因如此,2010年吳宇森獲頒威尼斯電影節終身成就獎,徐克現身頒獎,媒體稱之為「徐克吳宇森多年恩怨了結」,對此我十分不屑:起碼比你們都早一年見證!但,徐吳雙雄當年究竟是什麼原因分道揚鑣的呢?

2013年3月,我為內地復旦版《武俠大宗師》搞影迷交流會,抱著試試的心情邀請徐、吳二位,居然雙雙成行。最開心是當面聽兩位聊《英雄本色》的創作過程,彼此謙虛,把功勞推向對方,天高雲淡。

吳宇森回憶當年與徐克在香港一家樓頂酒吧喝酒抽煙聊電影,講到酣處徐克指著夕陽下對面的香港島說,我們一起來改變香港電影!徐克打趣他說,不是你講的嗎?你說的是改變世界電影啊。

活動翌日,徐克和吳宇森約我見面,本以為還是與張徹或訪問著述有關,但雙雄上來就說,他倆想再合作一把,問我是否有意一起進行,當然求之不得!必然義不容辭!

也是湊巧,恰逢《芭莎電影》創刊「老友記」,邀請徐克、吳宇森做訪問拍攝,正好找我團隊合作。那段時間,時常與兩位導演一起工作,也得以當面聆聽雙雄講述彼此曾經的故事……

彼此曾經是貴人

上世紀70年代後期,因為張徹的推薦,也是自己才華過人,吳宇森成為嘉禾的駐場導演,幫許冠文拍鬼馬喜劇連破紀錄,自己導許冠英吳耀漢的摩登動作也極賣座,雖然還沒拍到自己最擅長的暴力美學,但也算春風得意。

這時,好友麥嘉、石天成立新藝城,請吳宇森執導創業作《滑稽時代》,他化名「吳尚飛」相助,結果大獲成功。

麥嘉石天遂邀請他加盟新藝城,吳宇森正得嘉禾重用,暫時不想出來,便推薦非常看好的徐克。徐克是當年「新浪潮」的旗手,執導電影並不賣座,麥嘉石天本有疑慮,但吳宇森鼎力推薦,也就放手一試;遂有《鬼馬智多星》,不僅票房鼎盛,還為徐克奪得金馬獎最佳導演,頒獎現場,身在嘉禾陣營的吳宇森比得獎的徐克還高興,這樣說來,吳宇森算得上徐克事業上的貴人。

風水輪流轉,吳宇森後來在嘉禾不得志,轉投新藝城,卻被派去台灣開拓市場,繼續拍攝喜劇,依舊不得意,已被視為過時。

正好徐克到台灣幫他執導的《兩只老虎》客串,見老友苦惱,就把自己一直籌備的《英雄本色》交給他來執導。

吳宇森自己重寫劇本,將在台灣這幾年的不得志放情緒進去,找當時的過氣明星狄龍,新人歌手張國榮,票房毒藥周潤發演出。

電影還沒拍完,新藝城就有人建議停掉雪藏(之前吳宇森在嘉禾就有一部槍戰片被雪藏,後來《英雄本色》大賣嘉禾將此片改名為《英雄有淚》跟風公映),被徐克拒絕後,又建議不要用吳宇森名字,還是用回大家不熟悉的「吳尚飛」。

徐克力挺老友,《英雄本色》最終大放光芒,成為傳世經典。這一回,徐克成了吳宇森的貴人。

《英雄本色續集》當然是市場催生的產物,吳宇森告訴我,其實也是友情的產物,這一次他們想幫一個老朋友,就是新藝城的創始人之一,石天。

「石天忽然間很失意,離開電影圈跑到美國去,他希望再一次的成功,我和徐克很關心他,徐克就想將他的故事放進去,由石天演出。之後就改寫我原來想拍的前傳故事。我覺得《英雄本色》另外一個主題就是朋友,那為朋友就很應該,希望恢復石天的信心。」

就這樣,《英雄本色續集》最出彩的角色是龍四(石天),這一次,徐克和吳宇森想做石天的貴人。

石天最終還是離開了電影圈,《英雄本色續集》之後,吳宇森還是想拍他的前傳故事,當時他在徐克的電影工作室,而徐克正是最炙手可熱之時,他要同時開拍多部電影滿足戲院和片商。

「那個時候徐克一紅,有太多人圍著他,也變成了有太多的閒話,那些閒話是往往是讓雙方產生某種程度的誤會。比如說這個戲到底是吳宇森的功勞還是徐克的功勞,搞得我們兩個之間本來沒有這種計較。但是我也可以說徐克是全心全意,本來是他要導演《英雄本色》,讓來給我,還幫著我一起設計劇情、對白、包裝。他承受的壓力也很大,因為公司做得越來越大,我說我們暫時還是分開吧,與其兩個人在一起拍一部電影,不如各自拍,讓觀眾多些電影看。」

於是,吳宇森將他寫的《英雄本色》前傳故事拍成了《喋血街頭》。

離開電影工作室的吳宇森,並沒有外界傳言的與徐克反目,「雖然各自發展,我還是非常關心他,始終沒有放棄對徐克的欣賞。我們真的有見面,大家都會談談各自的電影,也會給一些意見。後來見面的機會確實越來越少了,因為我到美國去了,也是因為種種原因。」

太平輪下助故人

朋友,其實是一種緣分。不同的階段,會出現不同的朋友。曾經的好友,可能因為一件小事或一時的疏於聯繫,就心生隔膜或者漸行漸遠。

這種事,年紀越大,越有體會。所以,吳宇森和徐克一度的「分道」,我們不難理解。

但難得的是徐克的感慨:「經過這麼多事之後,我們再做回好朋友,覺得這個過程也是個考驗,我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沒有一些朋友,是像我們這樣,最後再走在一起,然後相互幫忙,一起做些事情。」

徐克與吳宇森的故事,讓我不時想起現在甚少來往的人生不同階段的老友故人,我們是否也會有這種緣分呢?盼望著吧。

這兩年,有幸與徐導演和吳導演一起工作,對二位的感覺,可用「仙俠」形容。徐克是仙,吳宇森是俠。仙者,超然。俠者,堅守。同者,求真。

《太平輪》是吳導演嘔心瀝血之作,去年上集公映,徐克導演看完,問吳導演,需要幫忙說話。也是為吳導身體著想,不計名利,暗地幫老友擔起剪接、調光等後期製作。

說到電影工業的後期,華語導演還有誰比徐克更有經驗呢?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上映之際,祝吳導與《太平輪.彼岸》安好,《追捕》必然更好。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推送全球娛樂資訊

微信號:sinaentertainment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