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嘴巴很賤的影評寫手,論中國國產恐怖片,如何要錢不要臉?

我對90%的國產恐怖片深惡痛絕。過兩天又有一部不要臉的恐怖片要上映。

《恐怖遊泳館》。

不要臉在哪?且不說海報像是一群人拿著自拍桿拍出來的…

旁邊一堆第88屆奧斯卡參賽電影,紐約時報年度最驚悚電影又是什麼玩意?

2015年還沒完呢!

之後導演迅速轉PO微博,澄清這是網友惡搞。

但你一個認知度近乎零的小破片,哪個網友會閒得蛋疼惡搞?

再看看它的宣傳語:精心製作的恐怖血池、迷霧鬼屋、幽靈迷宮、鬼域艷靈等四大鬼靈戲份,也將讓恐怖片影迷過足癮。

(這難道不是一個澡堂子?)

曝光的預告中,也有一大半鏡頭是這樣:

這樣:

這樣:

劇組連花錢買件不那麼low的泳衣都不肯。

只有在預告最後一秒,才伸出了一隻「鬼手」打打醬油。

雖然國產恐怖片向來是喜劇片,但能做成這樣的,恐怕也僅此一家。

這部片的監制,說出來如雷貫耳。

牛朝陽。

他導演和制片的所有電影,豆瓣評分如下:

大玩家(2010) 4.6分

床下有人(2011) 2.8分

半夜不要照鏡子(2012) 3.5分

白狐(2013) 3.2分

床下有人2(2014) 2.8分

愛我就陪我看電影(2015) 3.3分

沒有一部超過5分,爛片之王的位置坐得妥妥的。

最近,牛朝陽又有了一個新綽號——「中國首部」電影教父。

因為此人操刀的電影海報上,都會出現「中國首部」的字眼。

華語首部睡前鬼電影,中國首部醫學院鬼電影,還有中國首部實景體驗式鬼電影。

今天,Sir就給你們八一八這位「教父」的故事。

不少觀眾是從2011年的《床下有人》記住「牛朝陽」這個名字的。

但你們殊不知,在此之前,他早已悄悄地紅了。

山西人牛朝陽從高中開始,一直是校園歌手,還出過專輯,但都沒紅起來。

直到2004年,他寫了《兩只蝴蝶》,《杯水情歌》,《愛情乞丐》等一乾洗腦歌,突然一下子紅遍了大江南北。

後來,他還寫了一本《兩只蝴蝶》的小說,自稱「集詞曲、編導、寫作於一身的全能言情大師」。

2008年,賺夠了版稅錢的牛朝陽,正式開始做到自己的第二個夢想——拍電影。

他曾說,自己做導演就是因為想把寫的歌編成故事,搬上銀幕。

不僅如此,他還信誓旦旦地表示:

我以後一定要拍出更好的電影,就是要告訴全世界,這部電影是山西人拍出來的,這是我的責任。

就這樣,2011年,他的《床下有人》誕生了。

影片上映後,這部「華語首部睡前鬼電影」漏洞百出、讓人啼笑皆非的劇情,就震驚了觀眾。

固然情節可以編造,故事可以虛假,可是這樣把所有邏輯都拋諸腦後,一心一意用生搬硬造的情節將電影推向高潮的手段還是極度罕見的。

隨便截幾個圖,你們自己感受一下。

影片講述女主角在上網時,突然收到了這樣的信息:「我生於19世紀,把你的腳抬起來好嗎?擋住我了。我要出去」。

隨後床下伸出了一雙像是剛剝完西紅柿沒洗乾淨的手。

女主角露出了十分受驚(精)的表情——且這個表情持續了整整三分鐘。

終於,女鬼披著床單出現了。

但她並不打算害人,她爬出來之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男主角激烈熱吻並xxoo。

原來女鬼並不是「鬼」,而是男主角的前女友,她想致現女友於死地。

隨後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女鬼幾乎都以這樣的背後靈方式出現。

最後,一直沒機會露臉的男二號小明用電腦拯救了女主角——在QQ上告訴她,「千萬不要吃冰歸救心丸!」(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但由於片中蘋果電腦的使用次數太多,影片曾被網友質疑是植入廣告。

對此,導演牛朝陽給出神回應:「冥冥中此片是在向喬布斯致敬呢!」

但萬萬沒想到,這個沒有明星、沒有宣傳、投資只有幾百萬的小片上映10餘天,票房居然超過了1500萬,幾乎與同期林志玲的《幸福額度》平起平坐。

從此以後,嘗到甜頭的牛朝陽,開始在小成本驚悚片道路上一路狂奔。

他的恐怖片尤其愛用色情做噱頭,屢試不爽。

所有片裡必有一個穿著低胸,表情浮誇的女主角。

《半夜不要照鏡子》

而且鏡頭從來都是赤裸裸、毫不掩飾地對女性身體大特寫。

《床下有人》

《床下有人2》

至於劇情,則完全粗制濫造、毫無邏輯。

他跟合作多次的好哥們袁傑拍的《恐怖電影院》裡,女鬼嚇人的方式居然是——伸手去偷觀眾的爆米花,然後糊觀眾一臉。

不僅如此,片中的場景居然還貼滿了他的舊作《床下有人》的海報。

還能再不要臉點兒嗎?

這部片上映時,打出的口號是「中國首部實景體驗式驚悚懸疑影片」。

怎麼體驗?

據說片方找了一百個白衣長髮「女鬼」志願者潛伏在全國各地,在觀眾看電影的時候突然拍拍他們的肩膀。

真是活見鬼了!!!

我在網上找了一通,死活沒找到女鬼志願者們的照片。

還有網友爆料:

大過節的,我就是為了白衣女鬼去看的電影,心想能好運遇到吧,結果,所謂的實景體驗式電影,就是有一個影城的工作人員(還是男性),帶著一個假的面具,在電影開演之前,坐在座位上,然後有觀眾過去,說這是我的座,你坐錯了吧,這時候另外一個工作人員就來說,恭喜你獲得一張影票,合個影吧,然後鬼就把面具摘掉,就走了。

看電影的時候,確實有黑影在走動,我還警惕地看看是不是實景體驗的鬼,結果發現都是提前退場的觀眾。

而正是這樣一部片,最後居然收獲了1222萬票房。

(數據來源:電影票房吧)

除了恐怖片,牛朝陽的最大手筆,其實是2013年度爛片之一《白狐》。

此片真正做到了他「想把《兩只蝴蝶》搬上大銀幕」的雄心壯志。

《白狐》號稱「中國首部真3D魔幻愛情電影」。

影片除了採取牛朝陽一貫賣肉搏眼球的宣傳手段。

我們該雲雨一番了

今天是睛天

沒有雲,也沒有雨

這就是雲雨一番

於是兩個人就呆坐在床上看了一晚上的雲和雨。

這次他還野心勃勃地「要讓觀眾看看什麼是百分之百的真3D電影」。

號稱找來了「好萊塢資深3D指導Keith Collea先生作為總監,確保影片的真3D品質」。

睜大你們的眼睛好了,這,就是「真3D」:

影片的豆瓣評分3.2,好於0%奇幻片和0%愛情片。

在玩壞了恐怖片、奇幻片之後,如今,牛朝陽又開始挑(摧)戰(殘)愛情喜劇片。

今年5月,他的《愛我就陪我看電影》上映。

除了這個耍流氓式的片名,影片照例充滿了雷人的台詞。

我TMD問你,愛不愛我?

我TMD愛你!

你TMD愛我就陪我看電影啊!

雖然牛朝陽「砸重金」請了吳鎮宇、余男、姜武、任達華等明星,依舊無法挽救如潮差評。

豆瓣評分毫無懸念地3.3分,好於 0% 喜劇片和 0% 愛情片。

最後影片依舊收獲了近千萬的票房。

(數據來源:電影票房吧)

我毫不懷疑,在這樣的形勢下,牛朝陽還會向內地大銀幕,源源不斷地輸送更多爛片。

他甚至流露出想拍一部《危險關頭7》的念頭。

(@牛朝陽導演 微博截圖)

我這次去西寧參加FIRST青年電影展,展映的絕大部分作品,都很不錯。

其中獲得最佳導演獎的《黑處有什麼》,為了過審,警察不能抽煙,不能是胖子,要時時刻刻套在警服里——這樣才不辱警隊形象。

但電影最後還是沒有拿到龍標。

導演王一淳頗為無奈地開玩笑:早知道結果,還不如敞開拍,什麼也不管(大意)。

而閉幕片《烈日灼心》,可以看出,那個畫蛇添足的結局,又是妥協的結果。

就這樣,電影還要幾經波折才能公映。

反映現實的片上不了?

相反,宣傳誇大其詞,故事瞎編亂造的《恐怖遊泳館》,《床下有人》等一堆不要臉的恐怖片層出不窮——有些甚至獲得了不錯的票房。

這種顛倒黑白的怪現象。

到底,是誰的責任?

閱讀原文

微信號:dsmovie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