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居然拍了抗戰電視劇,從滿州國、國共內戰到毛澤東建國;也算另一個角度。

本文轉貼自大陸部落格-徐靜波的博客,原標題是「看日本人如何拍攝抗戰片」。


作者主要是進行了全劇介紹,並穿插了大量圖片;這也不怕劇透,因為該劇根本沒有中文版。


這種劇放在逢日必罵的中國大陸,本該被酸爆,但作者在文末表達了個人意見,我也在下方放了若干大陸網友的評論。


===========

這幾天,日本有一部電視劇讓許多人流了眼淚,它的劇名叫《レッドクロス~女たちの赤紙~》,譯成中文的話,便是“紅十字~女人們的紅紙信~”。

   這是一部描寫日本年輕女性參加紅十字會,作為護士來到中國的東北地區(滿洲國),從一名日本陸軍醫院護士,變成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的電視劇,期間,穿插了感天動地的家族的愛和人性的愛,更描繪了戰爭的殘酷與悲慘。

   因為TBS 電視台是將它作為台慶60 週年的特別作品推出,更因為故事發生在中國,又巧遇戰後70 週年這一重要時期,因此,我早早地守候在電視機旁,連看了2 夜——上集2 小時,下集2 小時。除了 ​​故事情節,我更關心的是,日本人如何拍攝這一部“抗戰片”?

    先讓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故事情節:

   1931 年,日本佐賀縣的一戶農家,有一位漂亮的女兒,名叫“天野希代”(松島菜菜子飾演)。母親住院時,希代看到悉心照顧母親的護士,發誓也要當護士。於是主動向政府提出了成為從軍護士的要求。很快,她收到了一張紅紙信,那是一份“戰時召集狀”。於是,希代告別了爺爺和母親,坐火車離開了家鄉。臨別時,爺爺跟她說了一句話:“無論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大家都是人。”

   經過短暫的訓練後,希代和護士們坐船來到了中國黑龍江,成為日軍“佳木斯陸軍醫院”的護士。

在那裡,她遇到了醫術高超為人善良的軍醫大竹英世(由日本著名影人笑福亭鶴瓶飾演)和殘暴蠻狠的“帝國軍人”——醫院部隊長,目睹了部隊長毆打軍醫,兇殘對待日軍傷員的​​暴行,她覺得這種暴行有違紅十字的“博愛”的基本精神,因此與部隊長進行抗爭,也遭到了毆打。

   有一天,日本滿洲開拓團青年中川亙(西島秀俊飾演)開著卡車送來一位男子,要求醫院給他治療槍傷。當大竹軍醫得知這名男子是中國人時,開始猶豫。

但是希代覺得救死扶傷應不分國籍,最終說服了大竹軍醫和護士們保密,秘密讓這位中國男子冒出日本人住院接受了治療。但是這名中國男子出院後又參與襲擊日本人的行動,最終被日本兵打傷在醫院門口,結果其秘密住院的事情被部隊長發現。這名部隊長召集眾人,揮刀砍死了這名抗日聯軍隊員。

   雖然經歷了諸多的苦難,但是希代愛上了正直的中川。

   不久,希代和姐妹們結束了戰地醫院的工作,被送回日本。佐賀縣政府為她們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但是,希代心情很沉重,她忘不了那痛苦的一幕幕,也忘不了中川。

   於是,希代說服了爺爺和母親,獨身一人坐船坐火車再次回到佳木斯,決定嫁給中川,一起種田持家。

   一年後,希代與中川有了自己的兒子——中川博人,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希代滿心歡喜。但是有一天,兒子突然高燒,希代急忙把他送到了陸軍醫院,並見到了以往的同事。

大竹軍醫發現孩子感染了病毒,必須注射青黴素,而這種藥只有哈爾濱陸軍總醫院才有。女護士馬渕春(高梨臨飾演)自告奮勇連夜趕往哈爾濱取藥,終於救回了小孩一命。

   因為兒子獲救,因為“九一八事變”後傷員也出現了大增,希代在丈夫的理解和支持下,與兒子別離,一人趕到佳木斯,重新穿上了白大褂。

   臨別時,希代把自己做的一隻老虎香囊送給了兒子,沒有想到兒子在中國人長工的幫助下也做了同樣一個老虎香囊回贈給媽媽,香囊成了母子倆的“信物” 。

   日軍在東北的戰況越來越吃緊。終於有一天,中川也接到了參軍出征命令。中川在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將兒子交給了自己的兄弟中川光(赤井英和飾演)和嫂子,也來不及通知妻子就趕往前線。

   沒過幾天,佳木斯陸軍醫院送來一批傷員,希代和護士們把傷員們一一抬下車,送進醫院。但是發現車上還有一位兩腿和一隻胳膊被砸斷的傷員。押車的日本兵說這個人沒救了,準備把他扔到野外去。

但是希代覺得不能這樣做,於是堅持把他抬下來。當希代把這名嚴重傷殘的士兵抬進醫院後,忽然聽到背後有人輕聲地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希代一驚,發現這聲音來自於自己抬著的傷員,於是連忙把他放下,發現居然是自己的丈夫中川。中川在說出最後幾句話後閉上了眼睛。

   蘇聯紅軍已經開始進攻佳木斯。希代惦記著孩子,於是背上丈夫的骨灰,匆匆忙忙趕回家。沒想到剛好遇上蘇聯紅軍進村抓女人。

她在中國人管家的幫助下躲過了蘇聯紅軍,並把兒子和侄子一起送上前往哈爾濱的逃難火車,母子從此別離​​。在火車開動後,蘇聯紅軍砲擊了車站,​​中國人管家為了救希代而遇難。

   當希代重新回到醫院後,發現醫院裡不僅擠滿了傷員,還有各地逃難來的日本婦女和孩子。

正當他們為如何安置這麼多人發愁時,聽到了蘇聯紅軍的坦克聲。希代帶著護士和婦女孩子們躲入地下室。大鬍子蘇聯軍官宣布接管醫院,並要求日本軍醫溝口少佐交出護士。但是溝口堅稱醫院裡沒有女人。

   正當蘇聯軍官折磨溝口時,躲在地下室的一名女孩吐血,而且必須動手術。希代於是爬出地下室,準備潛入手術室拿藥物器具時,被大鬍子軍官發現,於是地下室的秘密被曝光,漂亮的女護士馬渕春被大鬍子抓走,遭受了強暴。

第二天,馬渕春被扔到醫院門口時,已經奄奄一息,躺在希代的懷裡痛苦,而周邊的蘇聯坦克兵在一起哄笑。

   蘇聯紅軍突然撤了,正當大家感到終於自由時,一支解放軍部隊接管了醫院。一部分傷員和婦女以為解放軍也會蹂躪他(她)們,紛紛剖腹自盡。

當最後一批護士和婦女孩子躲在地下室內準備自殺時,解放軍接管幹部王江明製止了她們,並告訴她們:“共產黨是解救人類的部隊,不會傷害你們,因為你們也是戰爭的受害者。”但是,王江明同時要求:“我們已經是同志,要一起參加解放全人類的戰鬥。所以,其他人可以離開,但醫護人員要參加解放軍,這是條件。”

   “為了能夠活下去”,希代帶頭穿上了解放軍軍服。於是醫院裡的所有軍醫和護士都變成了解放軍戰士。

   當他們跟隨解放軍轉戰了半個中國,重新回到佳木斯後,毛主席宣布打敗了國民黨軍隊,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正當她們感覺到終於可以脫下解放軍軍裝回日本時,朝鮮戰爭(抗美援朝)爆發了。於是她們又變成了延吉志願軍野戰醫院的護士。

   媽媽成了解放軍戰士,但是兒子和他的堂哥卻被日本人人販子誘拐,拉到了市場上拍賣。正當命運處於危機關頭,一位姓楊的中國人財主出4 百大洋把兄弟倆買下。

這位財主原來是博人父親的好朋友。為了避免因為日本人而遭到傷害,楊財主給兩個孩子取了中國名,博人改名“楊希邦”。但是不久,土改開始了,楊財主遭到鎮壓。為了避免孩子受到牽累,管家叫楊希邦和堂哥逃跑。所以,當希代好不容易找到楊家時,兒子已經不見了踪影。

   當兄弟倆再度流落街頭時,遇到了一名中國婦女,說到她家可以管吃管住。沒想到去了那裡竟然被下到煤礦挖煤。而這位老闆娘因為自己的兒子被日本人殺害,因此對這兩個“小日本鬼子”充滿仇恨,經常毆打他們。最後,堂哥揮起鐮刀奮起反抗,並叫弟弟快跑。於是只有楊希邦一人逃出了煤礦。

   楊希邦相信母親一定愛著他,於是一家一家地找解放軍醫院。結果找到一家大醫院時,被一名解放軍軍官呂建軍(旅日中國人影星黃實飾演)逮住。

見孩子3 天沒有吃東西,呂建軍把他帶到廚房,給他吃了一個飽飯,並希望他參加解放軍當少年兵。於是,無處可去的楊希邦就成了解放軍少年兵,而且因為會包紮傷口,成了一名衛生兵。但是他從此也認為,母親拋棄了他。

   不久,15 歲的楊希邦跟隨志願軍部隊參加了朝鮮戰爭。在一次戰鬥中,陣地上只剩下呂建軍和楊希邦等3 人,而美軍又發動攻擊時,呂建軍叫楊希邦先撤離陣地,自己和另一名戰士為他掩護。可是,楊希邦在撤離途中被美軍炸彈炸傷,成了俘虜。

     1953 年,解放軍軍官王江明突然召集日本人護士和軍醫,宣布他們可以立即回國。希代在尋找兒子無望的情況下選擇了回國。而堅信毛澤東思想的馬渕春,宣布留在中國,並與王江明結了婚。

   希代回到佐賀縣老家時,警察認為她當過中國共產黨部隊的兵,因此把她帶到警察局進行了審訊。不久,因為從朝鮮戰場上運下來的傷員太多,急需要護士,希代又再次成了佐賀紅十字醫院的護士。

   有一天,美國軍官告訴她,將會有一批中國人俘虜前來治傷。希代遇到了一名18 歲的少年俘虜,怎麼感覺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感。終於在這名少年俘虜被決定遣送回中國時,看到了他脖子上掛著的一隻老虎香囊。

   別離這麼多年,在自己的祖國母子終於相聚,但是,卻又是別離時。淚水中揮手,從此又隔天涯。

    電視劇在這裡戛然而止。

   (注:因為只看了一遍,個別故事情節可能記憶有誤,請網友們諒解。)

   這一部電視劇先後拍攝了3 個月,其中一個月是在中國黑龍江省拍攝的。演員陣容是一流的,演技十分出色。擔任這部電視劇的導演是福澤克雄(52 歲 ​​),許多人可能並不了解他。去年,他導演的電視劇《半澤直樹》曾轟動海內外,是日本當今最新銳的導演之一。

   這一部電視劇想告訴人們什麼?福澤說,他只想告訴大家,戰爭是殘酷的,它會剝奪許多人的愛。但是,紅十字的博愛精神卻又是無國界的,救死扶傷不分國籍。他希望這一部電視劇能夠成為繼《大地之子》之後,又一部描述中日兩國人性之美的電視劇。

   電視劇中扮演解放軍軍官呂建軍的黃實先生,是我的好朋友。在電視劇播完後,我和他聊了拍攝感受。

   黃實先生是宋代詩人、大書法家黃庭堅的第32 代直系。1974 年,11 歲的黃實就參加了解放軍,是解放軍藝術學院的“少年兵”。1979 年對越自衛反擊戰時,他上了前線,經歷了殘酷是實戰。1990 赴日留學,參加過NHK 的《大地之子》的拍攝。曾與王祖賢聯袂主演《北京原人》、與成龍、范冰冰一起主演《新宿事件》等電影,是旅日華人中最為出色的影人和藝術家。

   導演福澤找到黃實時,只對他說了一句話:“你演過《大地之子》,這次請再演一次。”

   談到《紅十字~女人們的紅紙信~》這一部電視劇時,黃實先生說,有些細節從我們中國人的視角來看,認識可能會有些不同。

但是,這一部電視劇最為感人的是,它宣揚了一種愛——家人的愛,人性的愛,跨越國界的一種博愛,還有一種人道主義的精神。中國人救過日本人,而日本軍醫和護士也救過不少解放軍。

這一段歷史是中日兩國人民愛的佳話。當我們在感受這一種愛的同時,對於戰爭又會有一種深刻的反思,會覺得,擁有和平生活比什麼都重要。

   這一篇博客從凌晨1 時,一直寫到清晨5 時半。我只想告訴大家:中日抗戰片,從愛的角度展開描述,也是一種不錯的手法。有機會的話,請大家看一看。你不一定會流淚,但是一定會感動。

來源:徐靜波的博客

以下是一些大陸網友的評論: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