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電影節】樂視影業CEO張昭:我如何能把一張票從30塊賣到60塊

6月17日,樂視影業CEO張昭出席了上海電影節期間舉辦的「互聯網電影上海高峰會」。在這個會上,張昭介紹了樂視生態,而樂視生態充滿了時下流行的「物聯網」概念。

張昭在傳統影視公司上影集團,以及後來崛起的光線影業都有過職業經歷。2011年,張昭進入樂視影業,並開始帶領樂視影業進入了「加速度」階段。

對於活動上討論的有關互聯網+影視時代,院線的機會到底在哪裡的問題,張昭有著自己的理解。

有關電影院票價問題。這個問題的背景是很多網上賣票管道開始大打價格戰,無論是格瓦拉,還是貓眼,都可以低於市場價賣電影票。而張昭則認為,電影院最重要的是要漲價而非降價,因為影院最核心的是電影院能夠帶來票價以外的價值,也就是場景的體驗。

張昭說,當年他做《小時代》的時候,全國1200家電影院同時開始《小時代》嘉年華,開創了中國規模化的影院場景消費的紀錄。在張昭看來,消費者走進影院不僅僅是要看一部電影:「如果要看內容,當超級電視出到120寸的時候,大家就應該坐在客廳裡看3D電影,沒有必要再去電影院,電影院不就麻煩了?但是你在線上是沒有辦法享受到線下影院的這種觀影加社交的場景體驗的。」

張昭還舉了一個例子:去年的中秋節正在上映《敢死隊》,實在是想不出什麼跟《敢死隊》可以相關的內容上的活動。怎麼讓一家人來看而不是男孩兒們來看?最後張昭團隊想了一個重磅感謝,一家人抱在一起,每個電影院放一個小秤,一家人抱在一起,磅數過了300磅,就可以獲得免費的螃蟹券。

「所以這是什麼?這是價值,這時候你的電影票可以賣60塊錢而不是30塊錢,因為價值,情感的價值。社交的價值是無限的。當年《小時代》的時候,嘉年華場賣到60塊錢/張,供不應求。這個票應該是影院觀影消費場景的價值,而不是看一個電影的價格,那是有區別的。」

張昭認為,影院在互聯網+的時代,是應該用好這樣一種影院的消費屬性,提供線下體驗。O2O實際上是中國影院放映行業或者影院連鎖經營行業的巨大機會。而樂視要做的就是怎麼和各方面的品牌結合,來創造出影院觀影的場景消費價值,從而來提高價格。

他認為現在絕大部分互聯網企業仍然是流量模式。但實際上互聯網時代的影院的機遇在於場景模式,用物聯網抗衡流量時代的互聯網。

目前樂視正在跟很多創作者的溝通,開啟家庭觀影、家庭內容。例如著名的動畫片《熊出沒》,樂視計劃將之改造成一個50歲到5歲都能看的片子。同時在拍的電影《長城》就是一個家庭電影,樂視期待一家幾口人一起來看電影。

同時樂視也在嘗試和影院合作做社交衍生品。《爸爸去哪兒2》大電影上映的時候,樂視做的第一款衍生品叫做時間支票:爸爸帶著孩子到電影院,必須給孩子簽一張未來12個月的支票,承諾每個月做什麼,50塊錢一本。同時樂視還做了一個手套,這個手套是由三只手套構成的,一只是大的手套,一只是小的手套,一只是大小連在一起的手套。這樣父子戴著紅手套走在街上,可以手握手,不用把手插在口袋裡面。

張昭的想法是,中國的衍生品產業未必是走好萊塢的老路,如果電影院是一個社交的、家庭的觀影的場所,那衍生品就不一定是電影裡的公仔或者是電影裡的兵器,可以是這次家庭社交的一個紀念。「如果一家之口裡看一個電影,你說爸爸願不願意出200塊錢來買一次好不容易一家四口看一次電影的機會呢?做一次記憶呢?」

也就是說,這種衍生不是電影的衍生,而是消費場景的衍生。張昭透露,樂視也正在和電影院合作電子商務業務,讓電影院變成倉儲,省卻了物流。在此之前,樂視影業母公司樂視已經在全國2000家電器銷售店裡建立了樂視的展示和體驗店LePar,消費者可以體驗樂視的IT產品的相互連通。張昭認為這也會給電影院帶來巨大的收益,會變成衍生品的銷售場地。

樂視準備聯合各個影院一起共用樂視生態。張昭說,只要跟樂視一起建LePar,保證電影院的收益提高幾個百分點,「我有這個信心,我手上有太多的資源可以為影院的消費者服務。」

(轉自「界面」)

閱讀原文

微信號:CPMLive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