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空中國淘金四年:躺著中槍 路越走越窄

她的國外粉絲遠比祖國的多得多,以千萬計;她曾經創下新浪微博開通24小時的粉絲增長紀錄;有網友調侃她是全中國男人的好老師,她就是蒼井空。

2011年,蒼老師推出了最後一部AV引退作品,隨後進入中國發展,轉眼便是四年。

▲黎曉亮 攝

本文來源:每日經濟新聞(微信id:nbdnews)

身著一套藍色水手服,相機咔嚓聲停時,蒼井空會趕緊把迷你裙擺向內攏幾下。

攝影棚裡,蒼井空面前站著四五個男性工作人員。陌生人的存在,讓她有些害羞。更衣間隙,她通過經紀人客氣地提醒,「能否少一些人觀看?謝謝大家」。

職業身份與害羞心態的奇妙組合,容易讓人產生錯覺。一組照片拍完,蒼井空裹上睡衣低頭往回跑,差點撞上工作人員,鞠個躬,又低頭向更衣室跑去,留下有些沙啞的笑聲。

這是蒼井空進入中國的第四年。

蒼老師的號召力

不適應人群,發生在蒼井空身上多少讓人覺得意外。蒼井空和她的粉絲們,至今仍對四年前的南昌之行記憶猶新。

2011年4月30日,南昌國際汽車文化節,蒼井空剛一亮相,20多萬人如巨浪沖向舞台,音響和花盆被瞬間踩爛,鋼架舞台搖搖欲墜。1米55的蒼井空,差點倒在現場主持人身上。

僅三分鐘就提前終止的首秀,蒼井空已然成了中國演藝史上絕無僅有的「場面失控專家」。

2010年11月11日,光棍節,也是自己的生日,蒼井空開通了新浪微博。24小時後,她的粉絲數已超過了20萬,刷新了新浪微博的粉絲增長紀錄。

微博,成了蒼井空製造的新失控空間。她展示書法,手寫的「招聘男友」,引來12000條評論;介入中國的公共事件,為災難祈福,祝高考加油,幾乎每條都能得到一萬以上的回復,就連一張吃飯和刷牙的日常照片,都能瞬間得到數千條的留言。

蒼井空的殺手鐧有三項,書法、愛心和賣萌。蒼井空所表現出來的對中國文化的喜愛,在地震災難中呼籲捐款等,讓她贏得了「德藝雙馨」的稱號。

「德藝雙馨的蒼老師」,像是打開了宅男亞文化與主流文化的閘門。年輕人在狂歡,上了年紀的人則疑惑地追問,蒼井空是誰?

如今,蒼井空的微博粉絲已經達到了一千五百多萬。正在努力學習中文的蒼老師,主要在微博上曬自己的生活,「我今天想吃泡麵」、「我現在在美國馬上回日本」,這些看起來沒有意義的微博,每條都能得到數千條的評論。

「沒覺得瑣碎,我像是在和身邊的朋友聊天」,紫川說。

紫川,是蒼井空的資深粉絲。從2006年開始,他就成了蒼井空的「鐵粉」,在大家仍然通過網路下載盜版時,他已經通過朋友從日本買回了蒼井空的正版作品。

在紫川所處的蒼井空粉絲QQ群裡,聚集了一百多個蒼井空的「鐵桿粉」。蒼井空每更新一條微博,就會引起群裡的一次波動。「能讓蒼老師寫我的名字,是我的最大夢想」,紫川說。

但蒼井空的書法作品已經不再屬於網民。2013年,在寧波舉行的一次蒼井空書法作品拍賣中,蒼井空為某旅遊景點所寫的八個字,拍賣出了60萬元的天價。

百萬出場費

在蒼井空到來之前,中國是一片未有AV女優商業試水的處女地,市場與風險並存。

無論接受日本還是中國媒體採訪,蒼井空從不掩飾自己對成名的渴望。「我是一個成長在普通家庭,特別普通的幸福的女孩子。可不知怎麼,‘野心’這個東西始終在我心裡的某個地方蠢蠢欲動」,在自傳中,蒼井空如此描述她的渴望。

蒼井空所能依侍的,只有數不清的年輕粉絲們和她身上的曖昧標籤。前者足以成就市場,但自由和情色這些標籤,也將成為障礙。

開通微博後,蒼井空在中國的商業活動一路飆升,南昌之行後,她接連參加了泰山音樂節、助陣中國網球公開賽、參加國際搏擊賽事K1啟動儀式、參演華語微電影、參加凡客誠品年會等。

這些活動規模檔次均屬一流,有內部消息稱,蒼井空的出場費已經達到百萬級,比娛樂圈的天王天後亦不遜色。

日本作家中村淳彥認為,蒼井空能夠在中國主流社會出席各種活動,大多因為中國官方的默許,而在日本,AV女優是不可能做到這些的。

很快,官方的默許不復存在。2012年4月,在蒼井空進入中國一年後,國家廣電總局一紙限娛令,限制形象低俗及醜聞纏身的藝人亮相節目,蒼井空首當其沖,被禁止亮相內地電視台。

知名時評寫手五嶽散人曾為蒼井空熱下過定義,「這是一種無意識的假正經反叛的全民活動」。反叛和自由的標籤,此刻彰顯出了在中國對蒼井空商業推廣的負面效應。

值得玩味的是,在一家網站有關「是否應該封殺蒼井空」的調查中,認為蒼井空「應該被封殺」的人數有48.75%,而認為不應該封殺的僅有39.39%。

被封殺:躺著中槍

在蒼井空登陸成功後,不少一線日本AV女優紛紛來到大陸。採訪期間,有另外兩位女優正在山東某地參加演出,問及她們,工作人員緊張地打斷了採訪,「非常抱歉,這些話題她都回答過很多次了,你們還是別問了」。

北京多多羅文化藝術傳播有限公司總監Nina,如今負責著蒼井空在中國的商業合作。她私下解釋說,公司要盡量淡化她的AV女優色彩。

「被封殺對她影響太大了,不能上電視是很嚴重的損失」,Nina說,在得知被封殺後,她曾找到內部人士打聽,得到的消息是,「不是針對蒼井空,是被誤傷,但也沒辦法」。

在接手蒼井空的商業合作事務後,Nina收到了大量的合作邀請,很多成人用品和帶有情色意味的演出都被公司一口拒絕,「以女優身份為噱頭的活動,我們一概不會參加」。

如今的蒼井空已經處於從AV界實際隱退的狀態,2011年8月的一部作品,成了目前為止她的最後一部AV。

最開始,蒼井空並不願意放棄AV。

2011年底在接受某媒體提問會不會放棄AV時,她回答,「其實我倒想反過來問問大家,為什麼我要停止AV工作?其實身邊很多人問我這個問題。我因為拍了AV才有了今天。有什麼理由停止?」

如今,她實際上已經徹底告別了AV。

不少娛樂媒體在提到蒼井空時,喜歡加上「洗白」或「洗底」。這也是蒼井空經紀公司的「敏感詞」,「洗白是說之前她做了不好的事情,但蒼井空並沒有」。

蒼井空正在經紀公司制定好的規劃上努力,「她從不抱怨,付出得比大家看到的都多」,Nina說。蒼井空已能夠聽懂很多中文,在聽到記者的中文提問後,她會迫不及待想要回答,一開口,發現和翻譯撞了車,又趕緊道歉,安靜地等待翻譯說完。

如今,當有人提出希望她抱著草泥馬的玩偶為雜誌拍照時,她禮貌地拒絕了。她在遠離當初那個讓她成名的標籤。

目前,公司安排了蒼井空與另外中韓兩位藝人做了一個名為「果寶醬」的組合。「果寶醬是我的開始,4月可能會有音樂專輯」,蒼井空表示,「果寶醬」在日本遊玩時拍攝的一段MV,她每天都會轉PO一次,直到有粉絲感到厭煩,「怎麼每次都是這個」。

「以自己的職業為榮,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對於經紀公司的這些規劃,蒼井空本人或許並不知情。Nina解釋說,日本藝人通常在簽約公司後,會將自己的職業規劃、參與的演出等所有事務都交付給公司,自己只負責做好自己的個人技能。

「蒼井空是一個非常純真的女孩子,這些事情我們也不想讓她知道」,Nina說,「她是一個非常有野心,願意努力,但又非常鄰家的女孩」。

為什麼是蒼井空而不是別人?每個人都有答案。但不可忽視的是蒼井空本人的特質。

蒼井空知道舒淇的故事,但她們並不相同。蒼井空不僅不避諱自己的AV女優身份,甚至還以女優職業為榮,即使在日本,蒼井空也屬特立獨行。

「以自己的事業和成就為榮,不是很自然的事嗎」,蒼井空反問記者,「雖然這個圈子有不好的東西,比如會有攀比,做人不能忘本,對吧」。

在其他有關AV的問題被工作人員阻攔後,蒼井空做了個鬼臉,歉意地微笑。這種真誠,讓她贏得了不少媒體的好感。

▲黎曉亮 攝

她也有強硬面。蒼井空多次表示,自己的目標是成為全能女星,日本NHK電視台對此曾表示不屑一顧,但蒼井空回擊稱,「對我來說,出演NHK並不是我的事業目標,我不認為那是唯一被主流社會認可的標準」。

蒼井空的出現,挑逗了很多衛道士的神經,他們常組團在蒼井空的微博下辱罵。反日情緒高漲時,蒼井空又會成為「滾出中國」言論的標靶。除此之外,蒼井空的微博,還要承受很多猥褻性的言語。

「我很多都看不懂,有一些我看懂了,只是流言蜚語罷了」,她有自己的應對方法。

被問及是否擔心「被過度消費」,或者,「是否害怕自己沒有一技之長沒辦法在娛樂圈立足」時,她的回答幾乎一樣,「我想,還是要練好自己的本領,我要繼續練習唱功和書法,學好漢語」。

不過,她的事業前景依然難測,她的新浪微博粉絲在漲到一千五百萬之後,幾乎沒有猛烈增長過,有人暗示,蒼井空的微博受到了一些外界壓力,「不能增長太快」。

蒼井空的漢語依然不夠流暢,「大家好,我系蒼井空」,是她最熟練的一句話。她的演技和唱功,仍然受到很多專業人士的質疑,她既不能出現在電視螢幕,又排斥掉了有色情意味的檔次不夠的演出,她的可選擇面遠比想像中狹窄。

不過,對於蒼井空來說,這一切都不是悲觀的理由,她的生活夢想,與這些無關,「我能想像到的最美好的生活,是有一天住在自己的房子裡,安靜的相夫教子吧」。

Q&A對話:最想演《我的父親母親》

Q:每年11月11日,你都會發微博說「慶祝我到了20歲」,為什麼?

A:那是和粉絲們開的一個玩笑啦,說自己20歲只是不想老。

Q:你會害怕自己變老嗎?A:其實不會害怕,這是自然的生理過程,沒什麼好怕的。

Q:有一些女生,甚至是知識分子也是你的粉絲,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A:我知道有一些女孩是我的粉絲,但我還從不知道會有知識分子這麼高層次的人是我的粉絲,很慚愧哈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Q:如果可以選擇,你想演哪個角色?A:章子怡和張藝謀合作的第一部電影,我的父親母親愛的,因為那裡面的章子怡很返璞歸真,很真實。

Q:你的偶像是誰?飯島愛還是李香蘭?A:她們都是我的偶像,我很尊敬她們達到的高度,我會學習他們,繼續努力。

閱讀原文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